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艾珍》  作者:王笑猫

(人气:24626  发表日期:2016年06月23日 17:06:18)

五十年前的事儿,应该谁也不知道了,可是还有人感兴趣,拖出一点儿来说。莫老太太不知道因为莫老爷子的死,倒让过去的一点儿事又活了。从前黄浦江上没有大桥的时候,浦东到浦西全靠摆渡,交通很不方便,那时候的中心城区又小,都在浦西,浦东算是乡下,莫老太太自个儿是浦西的,对于莫老爷子浦东的身份,讳莫如深,在家里也不同他讲上海话。



    莫老太太当年因为没有办法,留在了北京,可是她只和上海人交朋友,只想嫁个上海人。上海人也分三六九等,外地人不知道,艾珍自己心里是清清楚楚的,她追了周利一场,第二天就要跟莫老爷子扯证了,头一天还是打电话过去要周利给她回话。那时候的电话太少太稀罕,这事儿就传开了。好在莫老爷子不在乎,他习惯了被女人骂被女人凶——他母亲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如今他要再找一个一样的。好在倒没有受过女人的骗,因为太不值得,女人们懒得做无谓的功课。莫老爷子见人总是一副逆来顺受的笑脸,无论尊贵的、卑微的,他都朝人笑,笑成了他的盾牌,人前人后都用得着。



    艾珍觉得自个儿这辈子算是毁了。丈夫是个窝囊废,可是也有自己的主意,遇到不愿意干的事儿,说出大天来他也不去干。两个人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不能像泼妇那样对着吵架,于是便谁也不理谁。有时候这种状态能持续整整一个月,时间长了,相互间不说话倒成了常态,艾珍只做自己和孩子的饭菜,她吃完了,莫老爷子再去厨房给自己弄一点儿吃的,之后要把厨房整个的擦一遍,艾珍有洁癖。当然晚上早就各睡各的。也不是没有乐趣,有时候艾珍心情好,会斟上一点儿葡萄酒,讲她在上海做姑娘时候的事儿,莫老爷子不能插嘴,要像个真正的外地人一样地听着。两个儿子也都很听话,不像别的男孩子那样在外面疯跑,永远坐得规规矩矩的,不大声说话。



    单位里换了大房子以后,二儿子出了国,大儿子结婚生了孩子,把孩子留给艾珍。艾珍几次说她不愿意带孩子,终于因此闹得不太愉快,孩子回大儿子家附近上了幼儿园。劳动节的时候,儿媳妇带闺女来看公婆,带了不少水果,可是艾珍死活不松口。儿媳妇看看莫老爷子,那个瘦老头儿只低着头冲自己笑,沉默着。暑假过后有老街坊在小区里碰见艾珍的大儿子,说是刚在小区里租了一个一居室,为了孩子上学方便。



    莫老爷子生病起先谁也不知道。他深居简出惯了,家里的大门总是关得严严的,一墙之隔的邻居也从来听不见他家里有人声或电视声。有一回邻居在街上碰到莫老爷子,也是好心,说几个老街坊一起吃饭,叫他也一起去。莫老爷子竟爽快答应了。吃饭的时候先还挺好,吃了一阵突然头倚在邻居的肩膀上不动了,大伙吓一跳,赶忙给莫老太太打电话。艾珍来了之后,莫老爷子倒缓过来了,只是脸色有点儿苍白,艾珍很从容地带莫老爷子回去了,没有大惊失色。



    这之后传出来莫老爷之前生病住院开刀的事儿。阳历年之后,从几个熟识的人那里,陆陆续续传出莫老爷子去世的消息,他的家里人既没有发讣告,也没有举行什么仪式,一切都悄无声息。等到大家反应过来,艾珍已经一张车票,回了上海。



    话分两头,从前艾珍喜欢着的那个周利,如今也已经退休。当年他拒绝了艾珍,娶了废品公司的小出纳,一个标准美人儿,这之后一路顺风顺水,当上了单位的头头儿。临退休的时候,却被自个儿手下的司机打了一顿。据说是因为这个周利一向待底下人刻薄,平日里使唤司机也就罢了,逢年过节也不消停,大半夜的让司机去机场接人,或在酒店等人,从来不额外给小费。司机想要打周利的消息底下人都知道,于是某天周利的副手特意安排所有人都去开会,只留下司机和周利。



    周利看见司机闯进屋来,还很惊奇:“你要干什么?”司机一边挥拳一边说:“我要打你!”后边打的过程被众人无数次演绎后已经变得不那么真实,像一场黑白武打片。



    一个月后,艾珍从上海又静悄悄地回来了,回到了这个她认为是乡下的地方。她把房子重新装修一新,开始了她崭新的生活。



    2016年6月23日体检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王笑猫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