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二十一世纪的女红  作者:下午茶

(人气:8030  发表日期:2016年12月18日 16:35:26)

其实我首先想说的不是女红,而是蒋勋。我是喜欢蒋勋的,台湾画家、诗人和作家,喜欢听蒋勋讲国学。蒋勋的讲座“细说红楼梦”是今年夏天以来的最爱。累的时候听解乏;烦的时候听可以平复心情;愤世嫉俗了来听,觉得那些都不是什么事,爱怎样怎样,与我何干?

   那么女红和蒋勋有什么关系?周末,先生要带女儿去爬山,我身体不太舒服,就没跟他们一起去。父女俩一大早就出门了。窗外的阳光格外好,又不需要加班写稿,我该做点什么才不辜负这周末的大好时光?

   当然是听蒋勋讲红楼!

   不过听蒋勋的时候也要做点什么,勤劳如我,怎能轻易挥霍时光?打扫房间?走来走去的,总会漏掉一些细节,我这么较真,还需要重新听的。洗衣服?洗衣机会发出响动,影响听讲座的效果。想来想去,索性把家里穿破了的袜子都拿过来补。缝袜子不用走来走去,也不发出响动,是听蒋勋的绝好搭配!

    好些袜子没穿几次就破了个洞,就扔在那里,积攒了很多。一直想补,也没有精力来做这么小的事。一边听蒋勋一边补袜子实在是又惬意又收获良多,两回红楼梦的讲座听下来,家里已经没有需要补的袜子了。站起来休息一下,看看远处的山,不禁有深深的满足感。谁说远离尘嚣的精神远足,不能和烟火红尘的补袜子结伴同行?

    还有一次几个女友一起去Mary家喝茶,去的路上顺便买了一支线,准备给新买的风衣缝一下扣子。由于要配风衣的颜色,所以是带着衣服去的。喝茶聊天的时候就索性向Mary要了针来缝扣子,其实完全不耽误喝茶聊天,也不耽误鉴赏Mary收藏的普洱茶。一边喝茶一边缝扣子,感觉也很不错。 

   女儿的布娃娃的衣服破了,叫我缝。我不能说破了咱就买新的呀,我琢磨着对孩子的教育不好,我还是要教她敝帚自珍。女儿突发奇想,想给娃娃做一套骑马服,她只可能天马行空地有个设想,落地还得我来实现。那年用一只小了的小袜子做了一件娃娃的紧身、露肩小礼服,效果颇为不错,女儿喜欢,从此给女儿当裁缝。

   一条对我来说还不错的裙子坏了,只能把衬裙当睡衣穿。在上海外滩口上的蕾丝店里买了边角料蕾丝,希望可以补好。

    两年前家里的阿姨爱丽,说她现在在老家编篮子,用柳条编,一边编一边和其她编篮子的姐妹们聊天,我觉得这个工作还不错。还有十八世纪西方的贵族家庭,妇女的很多下午也是在做针线活和喝茶聊天中度过的。比如间·奥斯汀笔下曼斯菲尔德庄园里的夫人和小姐们。

   你想叫男人陪你一边听蒋勋一边做点你喜欢的事情,比如鉴赏一下普洱、涂一涂秘密花园,那是不可能的 。你只能做点女人的事情,只能和女性朋友一起。

   蒋勋在讲红楼梦的时候讲到了苏州的刺绣,讲到了刺绣的颜色搭配,蒋勋是学美学的,描绘得很美好的样子。但是我手里缝的只是袜子。二十一世纪的女红常常是个配角,但是作为配角的存在,也让生活里多了些柔美。让你觉得这世界也许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坚不可摧,坚硬得不可救药。就像那些开在冬日里的花儿,那些古老的文字唤醒的情思,和那些可以并不丢弃的又传统、又有趣的事情。
网友评论-------------------------------------------------------------------
  苹果,你在朋友圈搜搜,有这篇文章的,我的公众号“走在时光深处”,转发起来方便呀~~ 下午茶 2016/12/19 11:14
  写得太好了!可以转发到我的朋友圈么?(空) 苹果 2016/12/19 02:23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下午茶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