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同窗会 | 流年几度  作者:下午茶

(人气:16405  发表日期:2017年02月18日 22:38:33)

有些人明明相爱,能相濡以沫的,却相忘于江湖了。

她毕业20周年的同学聚会,他其实没有充分的理由来,因为他不是那一年毕业的。他比他们高两级,是他们的师兄,他自己也犹豫过,要不要来,但他还是鬼使神差的来了,也许他来这里只是为了见她,多年不见的师妹。而且,他是从那么远的地方来。



一、匆匆那年

二十年前,不,是二十四年前,她入学。他们在同一个系,他是她的师兄,比她高两级。他迎接新生,遇到了她。这座高校里的文科系比较多,以中文、历史、心理闻名,因此,女生也就比较多。但是他只对她有一种亲切感。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她是他此生的牵挂。

其实他和她算不得同乡,就如同湖南和湖北,河南和河北,生拉硬扯,也能攀上点关系。他就以同乡师兄的名义常常照顾她,反正给自己一个理由吧,也给别人一个理由。

他那个时候帮一位老师照看一个机房,她也就有比较多的机会去那里用计算机。学习累了,他们会一起去吃夜宵。晚上九点钟的校园宁静中有着一丝躁动。晚上的课程和讲座都结束了,上自习和泡图书馆的也累了要休息一下,去食堂吃夜宵的也行动起来了。晚上九点的校园就这样悄然活跃起来,但是不那么声张,就是悄悄然的,情侣们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

她大一那年的下半学期,学校里办大学生电影节,他们参加了影视艺术学会,学会的会员会帮忙电影节做一些事情,其中一些会员就会轮流在校园里义务为电影节卖电影票。那电影票是联排的,就是好多张一联,那一联上是不同的电影,一部接着一部,价格也好便宜。买上一联装在书包里,那是相当期待,相当满足的。要是男同学买上两联,约好了和女朋友一起去,那就更期待、更满足了,幸福指数是相当高的。

他们先在海报栏里贴出电影节海报,然后就在海报旁边摆一张书桌卖票。那地方接近食堂,人流密集,他和她专门在下课了、食堂要开饭的时候开始卖票。年轻的他们都有着一颗跃跃欲试的心,想尝试一些不曾经历的事情。多年以后他都记得他们在海报栏旁边卖电影票的画面。

卖电影票是不收报酬的,不过电影节组委会还是送给了他们一些赠票,他们总能看几场免费电影。他就骑自行车带她去看。她坐在自行车的后架上,初夏,微风吹着她长长的裙摆,自行车把偶尔晃动一下,走偏了方向,又马上拐回来,朝着礼堂方向骑去。夕阳里,他们的影子很好看。

时间总是匆匆地溜走,她大二的时候,他就已经大四了。

她大二那年,他们喜欢上了逛书店,那个时候海淀图书城还很红火。他们就经常周末一起去那里看书。有时候会在那里坐上一天。大多数书店的设计不够人性化,没有给挑书的人准备坐的地方,他们只能找一个人少点的地方,靠着摆书的货架子坐在地上,把书包放在一旁,看上一天。她会挑几本书来看,喜欢的放在左边,不喜欢的放在右边。有一次他站起来要去帮她把放在右边的书放回去,她叫住他,“你不知道是从哪里拿来的,还是我去吧。”

学生的消费能力很有限。海淀图书城的书店多,他们买一本书都会货比三家。他们经常一次只买一两本书,也有的时候一本都不买,只是看。那些年,他们是把书店当成图书馆的。他大四写论文需要查资料,有时候就从书里摘抄,那时候书店还能复印,想起来蛮有人情味儿。

毕业越来越近了。她一直期待他会说些什么。有些事情,是不好女孩子先开口的。有一次他们没有去海淀图书城,只是去了本校的出版社书店,就在校园门口,既方便学生,也对外。书店还有一个通往校内的小门,不是本校的学生大多不会发现那里。她喜欢上一本台湾女作家的书,他就买了送给她。从出版社书店出来,他说走走吧,那个晚上他们一起走了很远,然后又找了个地方坐了坐。那一晚,她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好像环境都感知到了什么,月亮躲到了云的后边,虫儿也安静了,时间好像也走得慢了,怕打扰他们……,但是他还是没有说。

他也很纠结,他想跟她说但是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的话,再不说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他当然并不希望她只是同乡和师妹......,但是,她看上去那么纯净,目光如同湖水一样没有波澜,他不确切知道她的想法,若她的想法是不同的,那会多难堪?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难堪,年轻的他还承受不起。

而且,他能给她想要的未来吗?她的家在老家那座省会城市还是有些背景的,她也偶尔说起来过,父母希望她毕业回去,可以给她安排体面的工作,甚至一桩门当户对的婚姻。而他,还什么都没有。但是他年轻,有很多梦想,这世界有很多机会等着他去尝试。他要去闯一闯。他终究没有说出来想对她说的话。

七月份的校园,充满着离愁别绪……。二十年前,他们就这样各奔东西了。他留学异乎寻常的顺利。他走的时候她没有送,她觉得他的蓝图里从来没有自己。

男孩子在年轻的时候总是会猜对方想要什么,觉得自己给不了。等到中年之后才会明白,年轻的时候给得起的,日后是真正给不起了。那个时候人们总是轻易地说再见,而事实上,再见却并不容易。

 

二、聚会

聚会见面的那一刻,她微微有些诧异,他,从那么远的地方来,飞机飞了8个小时才到。而且,他并没有报名说他要来。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今天的他们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他们了。他们都变化很多,他比20年前干练沉稳。而二十年情路的变迁和职场的历练,让她也不会把那一刻的诧异太久地写在脸上,她莞尔地笑,“师兄,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他说。二十年过去了,他仍能从她的笑容里找到又熟悉又亲切的感觉。

外地的同学陆续到了。寒暄,叙旧,吹一吹牛又有何妨?聚会的种种喧嚣......

有一个南方的同学正在创业,需要融资,就有人开玩笑说,“你不妨去创业街去碰碰运气,找一家大的咖啡馆,坐进去,假装深沉的样子,就会有人主动搭讪你,‘要不要融资?’”

创业的同学就问,“创业街在哪里?”

“就是海淀图书城啊,现在没有人看书了,只有人创业。书店都关了,满街的创业咖啡厅,到周末有各种创业讲座。”

他的心微微一动,看来她也应该很久没有去那里了,他们一起吃面的面馆还在吗?

两天的聚会很快就要结束了。第二天的晚上有人喝多了,20年前未了的夙愿,20年中的人情冷暖,20年后的苦辣酸甜,都随着酒精的作用宣泄出来。也有哭的,也有笑的。醉笑陪公三万场,怎能不诉离殇?

“哪天走?”她问。

“既然来了,就不那么急。”他说。

 

三、不见了的图书城

此后的几天,他没有见别的同学,他只是和她一起在什刹海、五道营坐坐。他也有一些商务上的事情需要处理。

她已经开始工作了。只是大规模的聚会虽已结束,但是小规模的聚会还在继续,从外地来还没有回去的同学,带孩子来还在各处逛逛的同学,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室友,还有他。她工作,但是不在状态。

他临走的前一天,他说想去中关村创业街去看看,也就是原来的海淀图书城。他们在步行街上找了一家咖啡馆靠窗坐下。他们看着窗外的步行街,已经远没有当年热闹的样子。虽然创业的人多了,但是创业终究是少数人的事,而读书曾经是很多人喜欢的事。

物是人非,流年几度。那个时候他们喜欢吃这条街上的美国加州牛肉面,他一度以为美国加州人都爱吃牛肉面,等到他去了加州,发现那里根本找不到自己吃过的牛肉面。

她也说起来她去东京吃到的麻婆面,感觉很好笑。他们就说了一会儿他们过去、现在吃过的、正在吃着的山寨的东西,淡淡地说着些琐琐碎碎的事情。就像20年前的那场分别,也没有催人泪下的场面。就好像20年也不是太久,好像20年里也没有发生特别重要的事情,好像他们早已习惯了这种方式,即便时隔20年,也不想有所改变。

说到真的要走了,他们停住了,她看着窗外,他看着她。街对面的咖啡馆人来人往,陆续人多起来,好像有企业用了那里的场地在开会。她把目光收拢回来,与他的目光遇到。她面前的杯子动了一下,咖啡也跟着漾了一下,旋即平静了。他看到她目光里的一丝期待,叫人心痛,他的心也跟着痛了。

在异国他乡的这许多年,他何尝不常常想起她。打拼多年,他才发现,自己种种努力换来的,不敌一份轻易放手的情谊。但是,他们是真的错过了,今天的他们都已经有太多的牵绊,他已经没法像20年前可以承诺她一生。他知道,此刻,他不能打扰她,也不该打扰她。但是他不知道,事实上,他已经打扰到她了。

“如果时间能回到20年前,我一定会对你说出那三个字,然后牵你的手,问你可不可以和我携手天涯?”他在心里说。她比年轻的时候多了成熟的美,还是很动人。也许是因为要离别,他也从来不曾有这样强烈的感觉,想要怜惜她,爱护她。但是最终他也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嘴里说出来的是,“明天不要送我了,你上班吧。”

他的手的温度,就这样印在了她的手上,久久不曾褪去。

有那么一会儿,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你现在去哪里看书?”他先开口了。

“最近一次去的是图书大厦。”她说。

“走吧,我们去那里。”他比20年前多了些霸气,好像也没有要和她商量的意思。他们结了账出来,叫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图书大厦。

那天图书大厦的坐读族里多了两个中年人,一个西装革履的,把西装脱了给旁边的女人盖在腿上,因为女人穿的是裙子,要么就没法坐下了。男人先坐下了,给女人铺了张报纸在地上,然后拉她坐下,在她的膝上搭上了西装。她慢慢把自己挑来的书分成两部分,一半放在左边,一半放在右边。

他们也没有坐很久,他们自己大概也觉得自己坐在学生们当中不合时宜。他起身拿起她左边那摞书去结账,指指右边的那一摞说,“你把它们放回去吧,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拿来的。”他们还是打扰到了别人,他们旁边的男孩子把一只耳机摘下来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又自顾自地读起书来。

她抱着他送给她的那摞书从书店走出来。她说,“现在的书真是不好,有很多包着一层塑料纸,这让人怎么看呢?”他说,“现在人们都从网上买书了,自然不需要打开包装来看。”分别就总是这样淡淡的。

 

四、似水流年

第二天她就真的没有送他,和20年前一样。他登机的时候,她正在开会,就随手拍了张会场的照片发给他。他说飞机晚点了,虽然登机了,但是飞机不起飞。停了一下,他发来一条信息,“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能不能如实回答我?”她在踌躇他到底会问些什么,他会问那个老套的问题吗?“如果我有多一张机票,你会不会跟我走?”然后,她自嘲地笑了,这么多年他都没有说,他怎么会说?就犹豫了那么一下,他的信息再次发来,“要起飞了”……

他就没有问,她更不需要答。这一别还会是20年吗?抑或更久?飞机飞了8个小时,到了目的地,他似乎把他的问题忘记了,不再提起......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路面还没有打湿就收住了。她扭头看窗外,雨总是不肯下下来,好沉闷。她好希望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雨。这一点点雨算什么?她希望,这雨或者根本就不曾下过。就像人生的一些经历,一些人,一些事,要么酣畅漓淋地经历过、爱过,要么从来不曾发生过,不曾相遇过。

每个人都有些不能忘记、又不得不放弃的心愿;总有些,不忍不舍,又不肯去触犯的界限。他和她或许不应该重见的,重见似乎也只是为了再次印证些什么,加重些什么。有些人明明是相爱的,却谁都没有说,亦或是爱得不够深切,终究就只能相忘于江湖了。
网友评论-------------------------------------------------------------------
  谢谢~~(空) 下午茶 2017/03/15 13:32
  写的真好!!真有同感!!希望继续读到您的文章!(空) 梦瑾 2017/02/24 11:46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下午茶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