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那些年一起骑单车的女孩  作者:下午茶

(人气:1276  发表日期:2017年05月31日 15:50:20)

“我们总是在这个世界上,寻找跟我们‘连接’的另一个人。连接的方式有很多种,有的连接是一种陪伴,有的连接是一种互相取暖,有的连接则是一种淡淡的默契。通过爱情而连接的伴侣,则是我们最向往的关系。”至于爱情的载体,常常是既美好又普通的,未必昂贵和稀有。比如《半生缘》里世钧为曼桢找回的那一只手套,亦或是一本书、一颗红豆、一部优雅轻盈的单车,都未尝不可以。



一、 我停在楼下的单车还在不在?



“你说我昨晚停在楼下的小黄车还在不在?”兰馨一边把一个煎蛋夹在两片面包里,一边跟橙橙说。

“估计希望不大吧,没准叫谁骑走了。”橙橙一边把煎蛋的锅简单清洗了一下,一边应着。“为什么煎蛋的总是我?”

“因为我可以不吃鸡蛋,但是你必须吃!”兰馨辩解着。早餐总是很仓促,兰馨草草吃了自制的三明治,“我先走了!我还是要看看小黄车还在不在,我把它放得挺隐蔽的,有辆SUV正好挡着它!”

兰馨和橙橙是大学室友,毕业以后两个人工作的地方比较近,就一起租房子住。虽然也搬过家,但是一直是两个人搭档着住,在生活习惯上,也彼此默契了。工作了五年的时间,两个人收入也比较稳定了,最近刚改善了住宿环境,搬到一个环境相对好些的小区,两室一厅的房子,装修也还是不错的。更重要的是,两个人虽然也都谈过男朋友,但是都没有遇到真命天子,眼看着要步入大龄女青年的行列了。



二、 车锁咔哒一声打开的声音很悦耳!



兰馨下得楼来,往自行车棚的方向看过去。让她惊喜的是,自己昨晚下班骑回来的小黄车还在那里呢。不好的是,有一个人已经站在它旁边了,拿着手机,但是并没有在扫码用车。兰馨不知道他到底是要骑车还是不骑,就走过来试探着问问,“您要骑这辆车吗?”站在小黄车旁边的是位30岁左右的男士,他扭头看看兰馨,“您要骑车?那您骑吧,我不骑。”

男人姓黄,就住在兰馨和橙橙楼上,因为她们是刚刚搬来的,所以彼此还没有见过。黄建新今天车限行。其实他看见路上的各色单车越来越多,早想尝试一下了,一直也没有这样的闲情。这天早上,恰好有一辆小黄车停在楼下就停在自己的SUV边上,又赶上自己的车限行,他其实正在那里下载骑单车的APP。看见兰馨过来询问,怎好跟一个女孩抢一辆单车骑呢?那就让她骑吧。她把这辆小黄车停得真隐蔽呀,要不是自己SUV在这里,估计还看不到呢。兰馨看出来他是在让自己,就也谦让着,“还是您骑吧,我走走。”

“不用,我连APP都没有,你骑吧,我大概已经不会骑车了。”黄建新说的倒是实话,他有十多年没有骑过车了。

“……哦,那好吧,我不客气了,谢谢啊!”兰馨过来扫码。黄建新退后一步,看着她操作。兰馨拿到了开锁密码,在这个绅士风度不错的男人的注视下,按下密码锁的密码,小黄车开锁的声音清脆悦耳。

车锁开了,黄建新退到自己的SUN边上,兰馨向他点头笑笑,算是示意感谢和说再见吧,兰馨骑上车走了。

五月的月季花开了,社区里的月季花把一层人家的木栅栏装饰得春意盎然。她骑着小黄车穿行在其间,紫色的衣衫和黄色的单车颜色很相配,这让黄建新想到了周末公司去开闭门会议的薰衣草庄园。黄色的油菜花和紫色的薰衣草,是最搭调的色彩吗?他是个男人,不太懂色彩搭配,他只是觉得很赏心悦目。她说话的声音和她骑车的样子一样轻盈,既得体,又不紧不慢。这个女孩过去没有见过呀,莫非是新搬来的?

兰馨骑得远了,黄建新把自己的思绪收回来,朝社区门口走去。要是平常,他会滴滴叫一辆车,但是今天他想走走,就步行去坐地铁吧,也或者在路上还可以见到别的小黄车。果然不出所料,他还没走到社区门口,就看到另外一辆小黄车停在那里,旁边还停着一辆橙色单车,他果断地选择了黄色单车,重新扫码,下载APP。这一切弄好了,得到了开锁密码,也用了几分钟时间。开锁的那一瞬间,他也觉得车锁咔哒一声打开的声音很悦耳。

黄建新推着车走了几步,他的确很久没有骑过车了。不过黄建新还是亲身证实了高中生物课上学的理论是正确的:骑车是永久性技能!即使时光匆匆流过,即使十多年没有骑过单车,当他跨上单车的那一刻,还是顺利地把车骑走了。过一个桥洞的时候,路是下坡,他又本能地手里捏了捏手刹,若不是骑在车上,他可能早已忘记了,自行车也有刹车这个功能。天气不错,轻风习习,骑行在路上,黄建新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三、你骑行在路上,整条街的风景都变得美好了!



晚上下班回家,黄建新也没有叫滴滴,还是坐地铁。到地铁口,又骑了一辆小黄车回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对小黄车着迷?其实,他自己的SUN第二天就不限行了。他好像潜意识里觉得,自己骑回家楼下一辆小黄车,第二天早上,穿紫衣服的女孩就有多一辆车可以选择。要是有人骑走了一辆,那她还有另外一辆可以骑。那天晚上,SUN车的旁边,并排停了两辆小黄车。

第二天早上,黄建新还在跟昨天相同的时间出门,兰馨也出门上班。他们在楼梯里就遇到了。这一天兰馨没有穿紫色衣服,而是淡蓝色的轻便的衣服,因为昨天见过面还交谈过,他们又彼此点头示意,还互相通报了一下自己公司的方位。到得楼下,两辆并排停着的小黄车都还在。兰馨扫码开锁一辆,黄建新犹豫了一下,把已经抓到手里的SUV车钥匙又悄悄塞回裤兜里。他们就一起骑车去地铁站了,他觉得她穿蓝色衣衫也很清爽,和小黄车的颜色也很搭配,整条街的风景都因此而变得美好了。

骑着并不方便交谈,并排骑也太占路的空间,他们就一前一后骑到了地铁站。锁上车,进了地铁站。两个人的方向是不同的,他们就在站台上分手了。

晚上照例,黄建新又骑了一辆小黄车回家,停在楼下。他回家的时候,已经有一辆小黄车停在那里了。黄建新把自己骑回的小黄车并排摆在旁边。他觉得两辆单车并排放着的感觉蛮不错的。

第三天早上,就没那么幸运了,黄建新一早就从阳台的窗户上看到,小黄车只剩下一辆了。按照时间算,应该不是兰馨骑走的。黄建新就在阳台上蹲守,直到看见兰馨出门上班,骑走了剩下的小黄车,他才出来。不过他还是没有开他的SUV,他又朝社区门口走去,在社区门口停着各色的小黄车、小橙车、小蓝车。黄建新扫码打开一辆小黄车骑走了。

晚上他照例从地铁站骑回一辆单车。这样,每天都有多一台单车停在楼下,兰馨早上能骑到小黄车的概率也就提高了一倍。并且,他从来不当着她的面开走他的SUV,她以为他也是个地铁上班族。



四、 周末我们能一起骑车去踏青吗?



早上,因为黄建新经常按照兰馨的时间出门,所以早上见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两个人越来越熟络。晚上是赶不到一起的,时间都或早或晚。

“周末要不要一起骑车出去踏青?”终于有一天,黄建新提出了建议。

“橙橙我也叫上她吧?”兰馨有点羞涩,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了。都市里的男女已经都没有过多的精力来讲究含蓄和节奏了,也没有太多的耐心,兰馨也很明白这点。

“当然好。”他早就知道她有个室友了,并且也见到过橙橙,那也是个不错的女孩。

后来的发展就有点套路化了。

因为住在楼上楼下,她们炒了香椿鸡蛋,也会炒两份,送给他一盘。她们的灯坏了,也是他来换灯的。再后来,做了新鲜的菜蔬就不做两份送过去了,而是叫他来吃。

他不常开火做饭,因此无以为报。他就在周末请客,请她们去饭馆吃饭。他单位采摘的水果自然也是送过来的。

他们还互相交换书籍看,唉,简直是太套路化了,没有什么新意。他虽然一直都没有开他的SUV,但是随着天气越来越热,骑单车就有些晒了。他终是没有沉住气,开着SUV带两个女孩出去踏青了。

再后来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当然是黄和兰在一起的,不过他们还是常常和橙橙在一起吃饭。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人生的出场顺序很重要!黄建新想。橙橙做饭的手艺好,兰馨觉得脸上有些过不去,就也钻研起了厨艺。黄建新就真正成了幸福的男人,每天在楼下搭伙,连洗碗都不需要他做。

黄建新也偶尔偷偷地想一下,如果自己第一天遇到的不是兰馨来骑小黄车,而是遇到了橙橙来骑小橙车,那结果会是怎样的?黄建新这样想的时候有一种犯罪感,就赶紧把这样的念头掐没了。



五、我要创业!

那段时间,黄建新打算自己创业,开一家软件公司。他在现有的公司里已经遇到了发展的天花板。由于现在公司的一些制度限制,也让他觉得有些施展不开,左右掣肘,不如就自己干吧。他是个天生喜欢折腾的人,喜欢挑战自己! 

当然,创业也是需要投入的,不过兰馨支持他,“你做自己想做的事吧,我还可以养家。”

 “你就过来吃饭就行,不要你的饭钱。” 橙橙也打趣他说。

这让黄建新很感动,这是一个愿意和自己一起创业,而不是仅能一起守成的女孩,他一定不会辜负她,他在心里暗暗想着。女朋友的闺蜜也不错,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哪个男人,黄建新心里恨恨地想着。

创业终于提上日程,他得先去注册一家软件公司。

“注册一个公司好像挺麻烦的。”吃晚饭的时候,他在饭桌上这样说着。

“我已经替你打听过了,注册一个公司确实很麻烦的,你又不熟悉注册流程。还是找一家代理公司帮着注册吧,不过费用是3千块钱。”兰馨说。兰馨一直把黄建馨的事放在心上,经常会比他快上半拍。

“是啊,除了注册的事,我还得找个兼职的会计。新的公司业务少,请一个全职的会计不划算。”黄建新精打细算着。

“或者找个代记账的公司也可以,他们还给报税,我听说,业务少的话,一个月几百块钱就够了。”这件事兰馨也研究过了。

“我觉得不用吧。”橙橙把话接了过来。“我们写字楼上有一个大幅的广告呢,说是一块钱注册公司,还免费记账一年呢!”

“有这样好的事?”黄建新和兰馨一起瞪大了眼睛看向橙橙。

“你们别激动好不好!这是真的,前些天,咱们的校友,那个叫洪涛的,注册公司就找的这里,是叫什么名字来着……,我想起来了,是叫‘神州顺利办’。我骑单车回家的时候还在路上看见过呢,你们就没有见过吗?”

他们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见过,是蓝白相间的招牌和蓝白相间的LOGO——一个“办”字。

兰馨又红了脸,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敏感度又落后于橙橙。黄建新里又在心里恨恨地想了一遍,“不知道日后便宜了哪个男人!”



六、神州顺利办,创业好伙伴!

往后的事还是比较顺利的。黄建新注册公司找了“神州顺利办”,注册公司没花手续费(一元钱可以被忽略了吧),第一年“神州顺利办”给免费代记账。真是既省钱又省心啊!

“你们说,这样的公司图的是什么呀?这一年的时间都不从客户那里收费,他靠什么运转呢?”晚饭的时候,兰馨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黄建新刚要回答,橙橙又先说话了,“这家公司是上市公司,从资本市场上来钱呀!这叫跑马圈地呀!你们发现没有,这种服务跟我们骑共享单车是类似的,骑小黄车不需要自己买车,找‘神州顺利办’不需要自己找会计。这也叫共享经济!”

黄建新一边恨着不知道以后便宜了谁,同时也暗自庆幸,不要找太聪明的女人!不是有一个电影叫《中国合伙人》吗?不是告诫过大家吗? “第一,不要和丈母娘打麻将;第二,不要和想法比自己多的女人上床;第三,不要和最好的朋友合伙开公司。”黄建新庆幸,幸好这三件事自己都没有做过!

黄建新的公司顺利注册了!他一边给一家已经熟络的客户搭建一套系统,这样公司就有了收入;与此同时,黄建新投入研发,研发自有知识产权的产品。第一年,黄建新公司的现金流就是正向的,这比有些创业企业初期单纯投入研发要从容一些。一年之内,新研发的SaaS版软件也上线投产了。但是这也不妨碍黄建新给客户在私有云上部署信息系统。“让公有云和私有云业务齐头并进吧,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黄建新想。

一年的时间,黄建新的新公司已经看出了起色。虽然财务的业务多了,“神州顺利办”的免费服务期也过了,黄建新也没想请一个专职的会计。这一年的时间,黄建新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神州顺利办”这家服务商了,工商服务、代记账、审计、造价、评估、法务等等都找它,真的是又省心又省事。所以第二年,黄建新乖乖地交上了服务费,继续跟“神州顺利办”合作。正如橙橙说的,“人家是在跑马圈地嘛”。好吧,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黄建新心里想着。

一年多的时间,黄建新和兰馨也修成了正果。橙橙也有了男朋友搬走了。橙橙的男朋友果然既聪明又能干,能力似乎胜黄建新一筹,就是那个叫洪涛的她们的校友。这让黄建新有些不服气。橙橙搬走了,楼下的房子就不租了。兰馨每天早上都自己起来煎蛋,或者煮蛋,打荷包蛋。她也会把煎蛋的锅简单刷洗一下再去上班。原来兰馨说她之所以每天早上都吃鸡蛋是陪着橙橙吃,现在她说她每天都做给黄建新吃。至于她自己是不是每天早上都喜欢吃鸡蛋,这件事就没处考究了。

他们偶尔还会骑小黄车。小黄车,成了他们生命里的一段美好记忆。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下午茶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