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作者:下午茶

(人气:2629  发表日期:2017年05月31日 15:56:07)

从离静安寺不远处的希尔顿酒店吃过早餐出来,文美打量着上海这座城市,此时的上海正是早上上班的时间。

酒店外路上急着上班赶路的人,所有的匆忙都写在脸上;酒店大堂里也有拖着行礼等待退房、急着赶飞机的人,他们的匆忙则不动声色。这是一个匆忙的早上,匆忙得和过往的日子一样,匆忙得再平常不过。

文美按照大堂经理指给她的方向去找地铁站,她要去浦东。文美没能一下子就看到地铁站,又问路边报亭的老板,“请问地铁站在哪里?”报亭老板的态度远没有希尔顿的大堂经理好,不耐烦地指指静安寺的方向。

华山路和延安西路交叉口的过街天桥是个四方形的天桥。文美上了天桥,马上就看到了地铁站。地铁站紧挨着静安寺金碧辉煌的建筑群。静安寺是真正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的,因为那庙宇的屋顶确实是黄金镀过的,远远看金灿灿的,层层叠叠的,北京的雍和宫可没有这么气派。

这座四方形的天桥,到了夏天的时候,天桥的外侧会装点时令的鲜花,鲜花的栽培方式跟居家窗户外摆放盆栽的方式差不多,只是家里的花盆大多是圆的,这里的是长方型的,又窄又长。行人过街很方便,不论在站在十字路口的哪个方向,都能顺利地过到你想去的方向。你若是跟一个人约了见面,东西南北说不清楚,互相找不到,也可以到天桥上去汇合,就彼此都能看到了。

文美的书包里常年有上海地铁的充值卡,上海一年总是要来上几次的。

文美到上海出差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差旅标准,若是别的公司出差旅费,必然住希尔顿、香格里拉,出入定是企业安排了接送的车,完全不用自己操心;若是自己报社出差旅费,就得住汉庭、如家,出入若是去远的地方一般都是坐地铁的。不过住汉庭和如家的机会也不很多,因为报社一般是鼓励大家借着其他公司开会的机会去上海办事的,这样报社连汉庭和如家的钱也不需要报销了。你拿着上海地铁充值卡的那几十块钱的发票,你也好意思回去报销吗?所以,给报社办事,基本上公家是不产生任何费用的。

若说媒体人心里或多或少地住着一个芮成钢,文美心里也许曾经有过,不过一定不是一个大大的芮成钢。在希尔顿住得久了,芮成钢会变得大一些,地铁坐上几回,芮成钢就又变得小了,然后就不见了。



一、上海,上海



新年第一飞就是上海。文美出差时间一般也不会很长,三四天居多,只是刚过完年,不太有工作状态,整个人都觉得懒懒的。出差的任务也就是开会,没什么特别的。

入住了静安寺附近的希尔顿酒店。“总比住在浦东好些”,文美想。文美出差上海,还是住在浦东的时候居多。浦东除了到滨江大道看看黄浦江的夜景,真的没有什么好玩的。虽然浦东的商业区也繁华热闹,但是没有时间和岁月的洗礼,仿佛就缺少了内涵和韵味。静安寺附近因为有寺庙的缘故,中秋节前后会有卖素月饼的,平时也有素斋。张爱玲故居就在不远处,也让这一带多了些旧上海的味道,从常德公寓旁边走过,总想找找有轨电车的痕迹,但其实是找不到的。

新年伊始,企业都在做年度市场预算,文美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跟上海的客户沟通一遍。约来约去就把时间约得满满的。

会议只有一天的时间。第二天文美先去浦东。从希尔顿酒店吃过早餐出来,文美坐地铁到浦东。外边的雾霾很重,以为离开北京就能逃离雾霾,那真是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早上上班时间的上海地铁和北京地铁也没什么不同的。人多再加上海地铁报站的声音要小一些,稍微溜个号,就忘了是在上海了。看着看着手机,抬头一看,才发现不是到了西直门,而是到了陆家嘴。

虽说人在上海,或许是因为经常来的缘故,或者是雾霾的缘故,叫人打不起精神来。

坐地铁坐到世纪大道。出了地铁站不远就是她要找的那栋写字楼。文美到客户楼下的时候,时间还早。电梯从20层下到了一层,文美没有上。写字楼一层大堂里有两排座位,既然时间还早,文美就在那里休息了一下,坐着出了一会儿神。看着坐电梯的人少了,她才走去电梯间。这一梯果然人少,电梯里还有镜子,电梯里没有别人的时候,文美朝镜子里笑了一下,还好,笑容还不算僵硬。到客户前台的时候,文美看上去已经精神多了。

上午还算顺利,中午吃了生煎包和鸭血粉丝汤,下午雾霾散了一些,文美觉得精神好多了。“明天就可以回去了”,文美正在想,手机响了,是北京同事打来的。“文美,你是正在上海吗?我本来计划今天去上海开会,可以突然有事走不开,你能不能帮个忙,替我开个会?会议是明天的。”同事说。

替同事开个会,只比原计划晚回去一天,文美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了。



二、从滨江到古镇



没办法,改签机票,傍晚又换了一家酒店,是另外一家开会的企业安排的。这次改住浦东滨江大道旁的一家酒店,也还不错,拉开房间的窗帘,黄浦江的灯光和游船立刻映入眼帘。

江景房刚住进去,文美的行李箱还没来得及打开,领导打来电话,“咱们报社上海的广告代理商正在和客户谈一个项目,刚好你在上海,你就去支持一下吧,同时也看看代理商的操作是否合规。”文美瞬间后悔答应了替同事开会,心情顿时坠入谷底,这一耽搁,可就不知道要耽搁几天了。

后边的日子如文美所料,不是一两天能搞得定的,连周末都搭在了上海。五星级酒店也不是可以无限期地住下去的,文美找了一家经济型酒店住了进去。这家酒店离市区有些远,不过好在刚开业不久,设施还比较新,倒也干净整洁。最好的是酒店外就是一个小古镇,文美估计这样会比较安静,总比住在闹市里好,就宁可跑点路了。

晚上吃过晚饭回酒店,果然看到了古镇的双桥映月。早春的月色和水色都宁静又冷清。水面上有晚风吹来,文美觉得有些冷,也不耽搁,赶紧回酒店了。

前后在上海住了近十天,每天都独来独往,吃饭也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文美开始想念北京,想念爸妈做的炸酱面了。爸妈总是喜欢在这件小事上联手,一个人炸酱,一个人鼓捣菜码。父母这辈人就是这样,一起做着这些波澜不惊的小事就一起走了一辈子;今天的年轻人,可能一起见识了壮丽的山川、浪漫的海湾、打动人心的艺术......,也不能在心底里真正彼此认可,认定对方就是自己要携手一生的人,也不敢轻许承诺。

出差带来的衣物并不多,文美还要及时洗衣服,这样才能早点晾干了换洗。文美不喜欢把贴身的衣物交给酒店干洗,这里也没有洗衣机,就只好手洗。

写完了在上海开会的稿子,也回复了白天的邮件,晚上文美会有少许的时间看看书、看看电视。有时候她还会和代理商的负责人发信息讨论一下项目的进展。

毕竟一个人的日子又寂寞又冷清。文美觉得不能再逗留在上海了,她宁可先回北京再回来;或者回了北京,叫别的同事来,反正她是必须要回去了。

“回家,回家......”文美一再向领导表达这个意愿。

“再坚持一下,把这个项目顺利落停。”领导的语气是缓和的,态度是坚定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三、投标



广告代理商的项目最终需要参与正式的招投标。投标的前一天晚上,文美和代理商一起加班到很晚,凌晨三四点钟才把标书封好。回酒店草草打了个盹,第二天一早赶去投标现场。

投标的会议室里,文美坐的位置靠窗,窗户有个缝隙,一直有冷空气吹进来,文美不禁裹了裹披肩。代理商的负责人看上去和文美年纪相仿,或者比她稍稍大上几岁,年轻沉稳的样子。他走过来尝试关严那窗户,但那缝隙怎么都合不上。他自己坐的位置倒是吹不到冷风,就对文美说,“要不要我跟你换一下?”

文美瞬间觉得很温暖,前一天晚上加班,他们都已经又困又乏了,他还会想着照顾别人。况且,这些天,为了同一个项目奔波,他们之间也有了些信任。文美摇摇头,表示没关系,毕竟在这个项目里他比她扮演的角色更重要,还是自己扛在这个风口里吧。投标马上就要开始了,会议室里肃静起来,各方都表情凝重,他也不好再坚持。

很快,主持人开始唱标了,宣读投标方的报价。投标的人都拿笔记录着别人的报价,判断自己的报价是否合理和有竞争力。

然后就是讲标,然后就是等待,等着评审……

快到傍晚的时候,投标的工作才基本上结束了,这时候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消息了…..

“晚上一起吃晚饭吧。”代理商的负责人说。

“累了,还是改天吧,咱们还是各自回去休息吧。”文美说。

他也不坚持,默默点头。



四、梅龙镇



文美从投标的大厦里走出来,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个街区。南京路上一家古色古香的饭馆映入眼帘,文美在一期美食节目里看到过这家酒店,那是一家百年老店,她很喜欢这酒店古老的样子。文美迈步走进这家酒店,找了一个二层挨着天井的位置坐下。服务生把菜单送上来。

确实是累了。不仅是体力上的,还有精神上的。还有想家,想念北京,掺杂在一起。

文美开始点菜,“来一个干烧明虾,要整只烧,再来一个蟹粉蹄髈,再来份熏鱼,再来一个……”

“就您一位吗?这些够了。“服务员提醒着。

“就一位!不够!这个‘富贵鱼镶面’有吗?这个‘素火腿’有吗?还要这个‘干烧春笋’。绍兴黄酒有吗?来一壶。”

……

“这里的杨梅酒比较好,要不要尝尝?”文美正在点菜,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文美不回头也知道是谁,代理商的负责人站在她身后。

文美有点尴尬,不得不转身站起来,显然,自己点的菜他都已经听到了,作为女同学,一个人点了大半桌菜,而且还要了一壶酒。并且她刚刚说了她不吃饭,她要回去睡觉的……

“呃,杨梅酒......,也行……”文美支吾着。

这顿晚餐倒是愉快的。他们累了这么多天,都放松下来了,没再谈工作,说了好多没要紧的事。从北京菜和上海菜的不同,到北京这座城市和上海这座城市的不同,到他们童年在各自城市里的趣事……。杨梅酒和黄酒一样,也是有些上头的。

喝了酒,他不能开车,就叫了辆出租车送她回酒店。他不是一个话很多的人。到酒店门口,文美向他道谢,他也只是点点头。看她进了酒店,他就乘同一辆车回去了。

文美晕晕乎乎回到房间,倒头就睡。这一觉倒真是解乏。



五、北京,北京



第二天,文美坐高铁回京。代理商负责人发信息来说,他在客户那里,不能去送她,叮嘱她路上小心。其实,她也没指望着他会送她。出差来上海,大多数时候都是独自来独自去的。

火车一路向北,只在为数不多的经停站停留很短的时间,汽笛声声,站台空旷。

北方的不少地方下了场春雪。早春的雪似乎跟冬天里的雪有些不同。大概是冬天没有下雪的缘故,春雪就有点像是补偿,补偿一个冬天的寒冷和单调。也许好的缘分,好的相遇,好的惺惺相惜的情谊,都会像这雪,不会错过吧?

虽然人还没有回京,但是听说报社的变化很大。报社裁员了,那个曾经几乎养活了整栋楼的纸媒体,如今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人。还好,文美是侥幸留下来的。这也不能怪谁,时代总是在淘汰一些东西。听说裁员之后,报社要搬离现在的办公区,腾出整层的办公空间,给新兴的业务单元。

从高铁的车窗看出去,乡村旷野上的雪还没有褪去。傍晚的霞光里,云的颜色很重,形状疏离而且怪异。

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春雪尚未消融的日子里,回想起少年时一段懵懵懂懂的感情。曾经有一个人对她说,“你若不伤,岁月无恙。”当时只当那是句附庸风雅的话,当时只道是寻常。现在回想起来,却也有些感动。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天涯陌路,只留下少许回忆,会在不经意的某个瞬间悄然侵蚀自己的记忆。“你若不伤,岁月无恙。”今天,还有人愿把你作为岁月里唯一的牵挂吗?而世事变迁,岁月无常,又有谁能左右它太多呢?
网友评论-------------------------------------------------------------------
  写的真好!!期待更多美文(空) 梦瑾 2017/06/07 17:33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下午茶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