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动物世界的一天  作者:动物世界

(人气:39697  发表日期:2009年08月23日 15:02:28)

早上昏昏沉沉地起床,然后在蒸锅里放上一个切成两半的馒头,于是就换好鞋子,跌跌撞撞地下楼取牛奶。趁着热馒头的功夫我赶紧蹲守卫生间,完事后洗手,再去厨房关闭炉灶。打开蒸锅盖,往热水中放入两代牛奶,再不慌不忙地刷牙漱口。这时牛奶已经烫热,用剪子剪开,倒入碗中,热气腾腾。再拿些咸鸭蛋、榨菜、肉酱之类的小菜,那就是我们一顿丰盛的早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些粗活似乎一直是我几十年来的“专利”,不管是休假还是上班。所不同的是,自从老伴生病后,我还要往她的牛奶里加放“钙粉”之类的营养品,在她化疗的半年多的时间里,还要每天往蒸锅里放一个鸡蛋,加强营养。老伴需要仔细的梳洗,饭前半小时还要因糖尿病注射胰岛素。所以我常常提前用餐,特别是有事外出上班的时候。当然,也有很多时候我会等待姗姗来迟的老伴,因为两人用餐总比一个人独吃要祥和、愉快。

饭后首先要做的事就是上网浏览各大网站的新闻,尤其要看看回龙观网站的新闻,毕竟俺身在其中啊!

在回龙观我虽然没什么邻居,朋友,但是网站里却有我不少熟悉名字。比如早期的远离、八婆、石竹、飞镝、草人,后期的老代、那拉提等新秀,当然也有厌烦老朽的网友和我的粉丝,在这里不便一一表述。

网站里还有一两个值得我“关照”的极左网站,那就是乌有之乡和毛泽东旗帜网。因为他们不惜笔墨,不断对【谎言春秋】、【南方周末】等进步报刊大肆攻击,才渐渐引起我的注意。这些网站最痛恨的就是“西方的自由、民主”,他们对尚有良知的gcd老官员李锐进行谩骂,对富有正义感的“李悔之”等人冠以“街头流氓”的美名,对深青社的顾问胡星斗更是恨之入骨。他们在网站里公开发表文章:“团结在毛新宇主席周围” 。正如李悔之所说:在这些人士心目中,\"皇孙\"毛新宇才是\"正统\";只有新宇继位,才是名正言顺。在他们看来,如果没有\"皇恩浩荡、最高圣旨下达,太多数国人反而感到惶惶不可终日,无所适从。他们对北朝鲜的金家王朝无比的崇拜。不由的让老夫想起,只因俺在一个帖子里赞扬了台湾的民主,就遭到一个自称“liusuifenyang”网友的诅咒:

“你他妈的死台独,明天就炸死你…”

看了这种歇斯底里的言语,着实让老夫不寒而栗,难怪老代那么悲观,不遗余力地揭露所谓丑陋的“汗文化”,真是让老夫心服口服啊!

上网也是生气,想发泄一下又不会注册登录。偶尔匿名发表言论,立刻就被版主删除,难怪留言簿上都是三呼万岁的“皇民”啊!

气还没消,转眼就到了买菜的时间。换上外装,抄起大袋,揣起钱包,拿起钥匙,楼下骑车,直奔市场。洋葱、大蒜、西红柿、茄子、黄瓜、辣椒必不可少,其次是蒜薹、韭薹;豆角、土豆;竹笋、青豆;鲜藕、菜花;山药、丝瓜;猪排、羊肉;鲫鱼、草鱼;带鱼、黄花;鸭腿、鸡架;鸡子、鸭蛋;轮番上阵。俺只管掏钱,品种一多就慌了手脚。有一次竟然在城北买了4元钱的白萝卜,付款时其中夹杂着一张崭新的50元钞票。转眼回去理论,收钱的男子就不见了踪影,其老婆却双臂掐腰、怒气冲冲地准备吵架。还没等老夫申辩几句,那婆娘便破口大骂,硬说俺这老头子存心想敲诈她,逗得周围摊贩抿嘴微笑。可想而知,没几个回合俺就败下阵来,心想那摊主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两根大白萝卜能卖上54元!

人家都说买菜是一种“文化”,看着别人兴致勃勃地讨价还价,俺着实钦佩。可我怎么也对

“买菜”热爱不起来,更何况想当初俺写过“买菜”一文,还被回龙观网站的版主封杀,只

能在海外的网站里流传。所以“买菜”似乎在我心灵的深处留下阴影,或者说简直就成了我

沉重的负担。有一次俺还莫名其妙地遇到一位女子的纠缠,那还是09年7月21日的事情了:       

那天我在鑫地市场买菜,突然遇到一个浓妆艳抹,打扮时髦的女人手里拿着个纸条凑过来跟

我说:

“我叫兰兰,住在龙锦五。这是我的电话和地址,到我那儿玩玩吧?”

我一下子愣住了,呆呆地望着她说:“我又不认识你,和你玩什么呀?”她迟疑地看着我,

不情愿地转身离去,摆动着她那褐色的长裙,渐渐消失在人群之中。其实俺心理非常明白:

绝不是俺这白头老翁有什么迷人之处,也许恰恰是因为自己那笨拙的买菜举止,才招来了那

淑女注意的目光!

上午11:20准时到家。做午饭我非常拿手,那就是利用昨晚保姆作好的鸡汤、肉汤煮手擀

面,然后把昨晚的剩菜往面里一拌,最多切上一盘黄瓜丝,再不就来个“西红柿炒鸡蛋”。

满意不满意,老伴也就凑合吃了。至于我吗,早就心满意足啦!

午睡必不可少。哪怕只睡熟10分钟,下午也会精神抖擞。据科学家分析,人在午睡时大脑皮层下的细胞还处于非常兴奋的状态。也就是说,它们运转的速度相当的快。尽管睡眠的时间很短,却能作一个很长的美梦,这在我身上特别的灵验。我常常在午睡时回到了我那光辉灿烂的童年和那激情四射的青年时代!

下午2点多午睡醒来,是我一天多最休闲地时光。先泡好一杯浓浓的咖啡,仰卧在主卧室窗前的躺椅上。要知道这把躺椅可是老伴休息的地方,一天当中只有此时才属于自己享用。俺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阅读我喜爱的杂志-【炎黄春秋】。如果是炎热的夏季,我便拉上纱帘,打开空调,让一缕缕凉风吹佛着我的胸怀;如果是严冬,那温暖的阳光正好从南面斜射到我伸直的双腿,俺那凉巴巴的脚底开始感到热乎乎的,一股暖流很快流遍全身,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炎黄春秋】叙述的每一件历史上的大事小情,几乎都是俺亲身经历的事件,如今阅读起来总感觉自己当年被人当作猴耍,又无辜地挨整遭受“批判”。回想起在那个权大无边,被捧为圣明的领袖时代,有多少人痴呆发狂或命丧黄泉?如今好像是清醒了,原来那个“四个伟大”的领袖正如【炎黄春秋】引用冯友兰对“圣上”的评价:当他带领人民追求自由和民主,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他是科学的;建国后就开始折腾,则是空想的;发动“文化大革命”则是极其荒谬的。俺不由自主地联想自己青春年少就背井离乡,漂泊不定就无比的伤感,只可惜任何人也无法选择自己出生的年代!

下午3点,我赶紧从躺椅上翻身爬起,准备我的泳装。先从阳台上收拾起头一天晾晒在那里的游泳裤、游泳帽,带好耳塞、潜水镜,然后下楼骑车,直奔吉城别墅的游泳管。自从不上班了,每天游泳倒成了我唯一“雷打不动”的正事。

不爱运动,是我最大的弊病。我偶尔也能起早,看到体育公园积极锻炼的老头、老太太着实羡慕。他们津津有味,热情高涨,常常围成一圈踢踺子。有的老婆子好生了得,挥舞双臂,高高跃起,后腿一扬,踺子飞出,活像仙女,“空中芭蕾”。 而我好像过往的“贼寇”,匆匆试过各种器具,走马观花,慌忙逃窜!

每天游泳还要归功于自己的老伴,因为她深知我唯一的爱好就是每年开车到北戴河下海游泳,就不声不响地给我买来吉城会馆的年票,往桌上一扔,斜眼瞥了我一眼轻蔑地说:

“老头子!这可是我花钱买的游泳年票,它能管两年呢,你爱去不去!”

唉!还是金钱的力量难以抵挡。自从俺有了那张“年票”,北戴河也不去了,游泳却几乎没间断过。说是“游泳”是自己的唯一爱好,但俺的游泳技术着实不怎么着,勉强能说是个“蛙泳”的二把刀!其实泳技还是次要的,主要是自己体力不行,每游二、三十米就要扶着岸边喘口气。也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别的老头从不间断地往返游泳。我暗中数过:一个来自龙锦6区,相貌极像俄罗斯人的老头,一口气游了30圈(1500米),然后从水中一跃而起,拍拍屁股上岸走人,更不用说那生龙活虎般的大丫头、小伙子,几乎各个是“劈风斩浪”,勇往直前!

说是游泳锻炼,其实我每天就游5、600米,游多了反而生病,腰酸腿痛。转眼就到了下午4:30,我必须上岸走人,因为5点钟我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每天开车去幼儿园接自己的外孙!

每天下午5:10分,我的汽车准时到达幼儿园,也总是外孙在院子里最先看到我,并且声嘶力竭地高喊:“姥爷,姥爷!”

不过要把这小家伙哄上汽车总得费一翻周折,他背着双背包不愿离去。要不就和小朋友玩耍,要不就揪地上的花草,要不就拼命地追赶空中的蝴蝶、蜻蜓,总之就是不爱上车!

大约每天5:30分,老伴总是情不自禁地走到阳台,隔窗瞩目着我们的汽车缓缓驶入楼前的车位,小外孙也习惯地跳出车门狂呼:“姥姥,姥姥!”

外孙到家,是老伴最兴奋开心的时刻。平日里被化疗折磨得她早已无精打采,连喝水都需要我亲自给倒。此时此刻,她的双眼却莫名其地妙冒出光芒,神采奕奕,爽朗的笑声在客厅里回荡!

外孙在和姥姥玩耍,保姆在厨房里煎、炒、烹炸,我却抓紧时间看当天的北京晚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约6:40门铃响了,我的女儿、女婿下班到家。

一顿丰盛的的晚餐即将开始:有荤、有素、有鸡汤和肉汤,女婿常常陪我喝一桶灌装的冰镇啤酒。外孙因在幼儿园里吃过晚餐,此时他偎依在沙发上纹丝不动,正聚精会神看着电视里的“动物世界”,女婿非说这是受我的遗传。不过有一次老伴出题考外孙:“19+3”等于多少?谁成想还不到4岁的孩子竟然脱口而出:“19+3”等于22!

我一下子惊呆了,这回女婿可不说这是由于我的遗传,而说这完全是他的“种子”优良!

保姆走了,女儿收拾完碗筷就带着她的“爱宝”,连同女婿扬长而去。当然,如果女婿酒喝多了就要女儿驾车,我的女儿从小到大可是滴酒不沾啊!

晚饭后我要搀扶着老伴下楼溜达一圈,通常只是在小区周围走走。如果她感觉身体还好,我们就到体育公园转转,欣赏那里丰富多彩的表演。有“老帮子”合唱团,大多演唱我年轻时代的歌曲。还别说,有时还听得老夫流连忘返,老伴兴奋时也会随声合唱。还有老婆子秧歌队,看着她们扭动着屁股、随着鼓点节奏的跳动也很开心。最后还有那洋式的街舞,参加者年轻者较多,毕竟老帮子落伍,体力也不支啊!不过老伴倒是蠢蠢欲动,随着乐曲扭动身躯。其实老伴早在她生病前她就参加了社区的各种组织:什么合唱团、舞蹈队、太极拳、剑武等等。她的性格跟我截然相反,是个性格开朗积极向上的人。不知为什么却偏偏嫁给我这样一个少言寡语,性格内向的人。似乎老天爷也不太公平,按理说我这种不爱抛头露面,整天在家里琢磨事的人最容易得病,可是大病偏偏降临在妻子的头上!

晚风带着一丝的凉意吹佛过来,妻子抱着我的一只胳膊步履蹒跚地朝家走去。我们只能望着街边的大排档,男女青年围坐一圈,高谈阔论、痛饮开怀!

当然,每当我们路过小区中心广场的时候,妻子总是被小区的同伴栏下聊天、嘘寒问暖,我则独自回家,钻进我的书房打开电脑。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的8:30,央视电台的“海峡两岸”节目俺是一定要看。李红和柴露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央视主持人,还有台湾方面的江岷钦、郑又平、黎剑南等先生以及兰萱、汪用和、尹乃菁等女士,也是我非常熟悉的教授及实时评论员。看到台湾最高领导人马英九深深地给灾区人民鞠躬道歉长达15秒钟,灾民还委屈地说:

“去年我们为了投你一票,从深山里开车,足足开了4个小时才到达最近的投票站…..”

老夫越看越糊涂了:看看台湾的领导人倒像是人民的公仆,由人民选举产生。而一向标榜自己是人民公仆的gcd领导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前簇后拥”掌声一片。不是指导工作就是下达指示,哪有向人民鞠躬之理?更让老夫不解的是大陆“拍拍肩膀就接班”的惯例。大陆领导人的换届从来与百姓无关,难怪太子党接班已成必然。即便如此,老夫也绝不盼望那个正统的龙子皇孙继位,否则必然天下大乱,到时候造反的可就不止一个云南的蔡鄂!

“铃、铃、铃……”

门铃响了,老伴聊天归来。一进门先钻进卫生间,摘掉假发,戴起白帽,拿起遥控器,一头栽倒在沙发上选台。

老伴的自尊心极强,她因为化疗而秃顶绝对不准许我看。过去她洗澡时总是大喊:

“凤超!过来!”

我哪怕手里的活再忙,也会不情愿地走进卫生间,心不在焉地替她搓搓后背。可是自从她出院后每次洗澡时都会反锁上卫生间的门,这倒省掉了俺的一道“工序”。不过有一次俺还是看到了妻子的光头,那是她睡熟的时候白帽无意中脱落。我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呆呆地望着妻子,原来她那一头黑里加白浓密的毛发荡然无存,我无限的伤感。然后我又蹑手蹑脚地替她戴好白帽,而且对于此事,俺永远不会对她提起!

她看她的电视,我玩我的电脑,很快就到了晚上10:30分,睡觉的时间到了!

不知何故,自从妻子生病后我常常夜里失眠,也许是白天午睡的缘故。回想起去年年底,妻子在医院里被检查出乳腺癌,当时她就被吓哭了!

“人命关天”,我顾不上痛恨‘腐败’,几乎找到所有的关系,先给主刀的大夫送上5000块钱,结果人家只收了1000,退回4000。接洽人一再嘱咐,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此事。至于手术,大夫说了,尽管放心!虽然如此,我还是有些不安。我和女儿、女婿夜以继日地在医院里值班照顾老伴,整整是20个日日夜夜!出院后我也成了老伴的专用司机,带她化疗、复查、开药。尤其是替她摇药,尽管摇的手腕都痛但是护士说我方法不对,必须攥在手心里加温!

我姐姐老态龙钟,有时也来替替我,化疗时去她家用餐。有时她特意从城里赶到回龙观,只是为了给我们烙一顿香喷喷的馅饼,或作一顿“红烧猪蹄”。姐姐常常对我说:

“小超子啊,你一辈子都需要人家照顾,你哪里会伺候别人?!”

因为我是家中第一个男孩,从小就被父母娇生惯养,缺乏自治的生活能力,直到60多岁了,回龙观的“老代”等网友,还认为我幼稚得可笑!

老伴化疗时又赶上我出去给人家上课,恰好我陕西的朋友替我在医院照顾老伴。我北京的好友、青海的朋友、沈阳的好友,特别是女儿、女婿的朋友、同事,都携礼物来看望,鼓励。一度消沉的妻子,重新燃起求生的欲望,逐渐变得精神抖擞。

虽然每晚都是我先上床入睡,其实我迷迷糊糊很难睡着。妻子总是在我之后上床,一般她也不允许我睡在她的后面,因为她要我陪她聊天。她的话题就是小区里的大事小情,张三、李四的由来。看着小区里大部分老人都是寄宿在自己儿女之家,而我们不仅有自己独立之家,还有另外两套出租的房子,她的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

妻子很快就睡着了,我却辗转反侧。说实在的,当初妻子被癌症吓哭时也引起我一阵阵的恐慌,我不敢想象失去她的情景,哪怕她躺在床上不动,我愿伺候她的一生,这毕竟还是一个完整的家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久枕边就传来了老伴的鼾声。我还是迷迷糊糊,眼前一幕一幕地出现我人生的电影:小时候被父母娇生惯养的情景;在中山公园春游时被一个苏联老婆子高高抱起使劲亲吻的情景;爸爸拉着我稚嫩的小手,拿着“国务院副总理-陈毅”发来的硕大的请帖走进人民大会堂,参加新春联欢会的情景;1966年我梦幻般的初恋情景;1968年我离开北京,前往“三线”的情景;直到1975年我被单位批斗的情景……

我的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仿佛我笔下的【我的同龄人】中的宝林大哥、东祥兄弟、柏林小弟、文生、文丽,活着的、死去的都朝我走来,有的似乎在天堂里向我招手……

突然间老伴翻身,头上的白帽又脱落大半,裸露出她那光秃秃的头顶。我小心翼翼地帮她戴好,呆呆地望着她那熟睡的面孔,嘴角上似乎还挂着那一丝自豪的微笑。我心潮翻滚,同时也感到内疚。因为远在我们两地分居的岁月里,特别是在自己挨整的年代,我也搂抱、亲吻过别的女人,也深深感受过女人的“疯狂”:

那女子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又用手抓住我的头发,使劲用我那不修边幅的胡须,猛烈地摩擦着她那削薄的嘴唇和她那整个洁白的面颊,然后几乎是哀求的口吻对我说:

“老雷,就让我给你生个儿子吧,我不怕,我不管,我能独立把他养大!……”

我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难道是哭我始终没有儿子来传宗接代?还是哭我那已经消逝的青春年华?

啊,青春啊,青春!一去就不会再来!
网友评论-------------------------------------------------------------------
  热爱生活的老人,祝您和全家幸福快乐!(空) 笑眯咪 2009/08/24 14:12
  太夸张了, 动物世界 2009/08/24 12:08
  你原来固定资产有300多万阿 外圆8829 2009/08/24 10:35
  看到最后,已是泪流满面。(空) 摩西贞子 2009/08/23 22:47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动物世界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