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我的同龄人(49)无头案  作者:动物世界

(人气:54305  发表日期:2009年11月16日 11:35:38)

老孟是我在沈阳工作时的同事,全名叫孟健林。我俩都在厂办教育中心工作,只不过是不同的部门。也许是因为我两的年龄相仿,所以我们平时还廷说得来的。老孟早年下过乡、插过队受过点罪,回城后当过工人,念过大专。也许是因为技校的学生不好教,老孟的脾气也渐长,整天骂骂咧咧,有时领导也让他三分。例如每次评优、晋升的时候领导懒得招惹麻烦,反倒适当地照顾他。记得他第一拨就被评为“讲师”,不少老师都不服,说那老孟就会点初中数学,还TMD当讲师?

不过好景不长,随着工厂不景气,厂办的“教育中心”也随之倒闭。就在我调回北京之后不久,隶属“教育中心”的大专、中专归入社会,而老孟任职的技校则被当即解散,他自然也就下岗走人。

据说老孟脑血栓多年,成为植物人也有2、3年了,不过他给我讲的一个故事至今记忆犹新,

那还是1991年暑假期间的事情。

我们上班的 “教育中心”位于沈阳市西郊“张士”地区,相对偏远,所以一到寒暑假“中心”领导就会安排教职员工值班。记得那年是7月22日放假,8月5日我在接老孟班的时候他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这样一件事:

“老雷,你说这两天怪不怪?我遇到这么一件蹊跷的事……”

“啥事?”我漫不经心地问。

“有个20来岁的大丫头无家可归,我见她深更半夜畏缩在大门前的桥洞里,就收留了她,把她安排在后院里后勤值班室里过夜,你猜怎着?…”

“怎着了?”我好奇地问。

“第二天她又来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大胆。”

“这是什么意思?你没问她叫什么,哪里人,有什么难言之隐?再说了,后勤食堂里不是有临时女工值班吗,你把那丫头交给她们不就结了?”我问。

“刚巧那几天食堂值班的老朱婆子偷着跟我请假,把钥匙交给我….”

老孟点着了一颗烟卷吸了两口接着说:

“那丫头自称叫‘白桂花’,辽宁盘锦人,别的她什么也不说。再问,她就说她遇到了麻烦…..”

老孟细细说来我才知道,那几天由于领导安排加上别人轮换,朱婆子请假等原因就阴差阳错,老孟独自值班一周,那个叫桂花的女子接连几天晚上不请自来。而且她从不走大门,总能找到围栏的空隙直进院里,来到值班室的门前,而且一次比一次‘理直气壮’。到后来,她一入门之后并不急于上床入睡,而是先打来开水,慢条斯理地梳洗,足足折腾个把小时,急得老孟抓耳挠腮,生怕惹出麻烦。

“我TMD要钱没钱,屁官不是,要说年龄也是奔50的人了,你说那丫头来干啥?莫非真是聊斋里的狐狸精?”

“笑话,哪来的狐狸精?也许正像她所说的遇到什么麻烦?”

我看了看低头抽烟的老孟接着问:

“那丫头是不是长得不错?要么有神经病?你为什么不报告派出所?或向中心领导汇报?你一个大老爷们私留民女,不怕惹火烧身?”

“谁说不是呢?第一天那丫头说她到张士找她大姨,结果天黑迷了路,第二天一大早就走。谁成想早上痛痛快快地走了,晚上又大模大样地回来!”

老孟一脸迷惑,弹了弹烟灰接着说:“你还不知道,咱们教育中心这鬼地方屡屡被盗,那年电教室的彩电被人一扫而光,派出所来人调查两月,一无所获。那天老郑值班还来两个抢钱的……”

“我知道,”我打断老孟的话:“那两个小子自称下岗工人,就要借60元钱,多了还不要!”

……

我两正聊着起劲时候,老孟看见与我同时值班的老马从远处骑车而来,就推起自行车就要走,嘴里还嘟囔着:

“我不跟你白话了,说不准那丫头今晚还来,你们也可以欣赏个STRIPTEASE!”

我突然感到茫然和忧虑,说也奇怪,俺这个堂堂的大老爷们,居然害怕起这个曾未见过面的臭丫头片子!

夜已来临,我辗转难眠,细听门外的动静,害得同伴老马急忙给我找安眠药,嘴里还说:

“老雷给你一片,我也是一换地方就睡不着觉!”

满天的繁星在窗外闪烁,微风吹佛着树叶沙沙作响,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感谢上帝保佑,一夜平安无恙!

本来这件事很快就会被淡忘,可偏偏在8月31日教职工开学那天早上,我在骑车上班的路上就听说“教育中心”出事了。一到学校就见校门口栅栏外围着一圈人指手画脚,我挤进去一看,原来是一具半裸体的女尸脸朝下趴在水沟里,只有红红的屁股露出水面,随水波荡漾。

“不好!”

有人嘟囔着推了我一把,我定神一看正是老孟,脸色苍白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还顺势把我也拽了出来。

“不好,那女尸就是白桂花!”老孟几乎是气喘吁吁地说。

“你怎么知道?她脸朝水下、后背朝天,再说她又没穿衣服?”我好生纳闷,一把抓住老孟的手腕说:

“你可不要胡嘞嘞,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啊!”

“俺敢断定,她就是白桂花!从她的身材,再看她上身那件兰花布衫……”……

很快,警车、救护车赶来。现场警戒,照相、勘探,着实忙活一阵。不久警方也确认,那女尸就是老孟所说自称叫‘白桂花’的女子,老孟也被人传唤多次。不过据别人说老孟并不配合,几乎一问就“三不知!”后来俺还听说那个‘白桂花’是晚上被老朱婆子用扫把打跑的,前院路边的小卖部的人夜里听到过有女子喊“救命!”,但出去后并没发现踪影,第二天就在水沟里发现了女尸,这就是俺掌握的有关案件的全部信息!不过自那件事发生后,老孟变得少言寡语,日渐消瘦。听说我93年调走后老孟是第一拨下岗,不久就患上了“脑血栓”,行动困难。

转眼到了2007年,我开车回沈阳探亲,恰好路过铁西区‘工人村’,车里的老马突然喊叫停车,他直指窗外的一座楼房的一层说:“这就是孟建林的家!阔别14年,不去看看吗?”

我们很快停好车,迈步走进老孟的家。老孟在老伴的护理下总算干净,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偶尔从被单下露出大腿,几乎和我的手腕粗细,十分揪心。他除了两只眼睛之外,几乎找不到当年老孟的踪影,不过眼大无神显也挺吓人。

“老孟,老雷来看你来了!”

老孟的老伴和老马几乎同时喊道,可惜老孟没有任何反应,呆若木鸡。这时我突然想起日本电影【追捕】里的‘横路进二’,被毒药害得没有任何的意识和反应,只是在医院里‘安度晚年’。

我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位骨瘦如柴,即熟悉而又陌生的老孟,突然想起了14年前那个叫‘白桂花’的年轻女子。她究竟从哪里来?究竟是何人?又到哪里去?她和老孟到底有何瓜葛?又是被何人所杀害?恐怕是一个永远无法揭开的谜团啊!
网友评论-------------------------------------------------------------------
  中心思想是什么,是想说宿命?还是什么的,不过很有意思(空) zx_lyyq 2009/12/16 08:57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动物世界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