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我的同龄人(51)红太阳照亮了碱厂堡(中)  作者:动物世界

(人气:53237  发表日期:2009年12月23日 19:46:41)

队伍到达碱厂堡时我们早已人困马乏,当天晚上早早休息。

1969年1月27日(星期一)的清晨,东方破晓我们就被队长叫醒,大家几乎像训练有素的军人那样动作神速。草草用完早餐就到碱厂堡小学的‘礼堂’听大队书记兼革委会主任作报告。在刘德明简短的介绍后书记在热烈的掌声中开始演讲,他操着浓重的东北话说:

“我代表山城子公社,碱厂堡大队的革委会及全体贫下中农及革命社员热烈欢迎本溪钢铁公司的革命同志来我大队里参观指导……”

报告共分了几个部分,例如“一、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整顿党的组织,加强党的建设”、“二、吸收新鲜血液,把革委会建设成朝气蓬勃的战斗指挥部”和“三、碱厂堡贫下中农用毛泽东思想办好学校”等等。

“最高指示!”

讲到这里时书记突然从座位上猛的站了起来,转过身躯,朝着身后的毛主席像三鞠躬,然后拉大了嗓门喊道:

“最高指示:

第一、在农村,则应由工人阶级的最可靠的同盟者-贫下中农管理学校。

第二、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第三、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向结合。

第四、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第五、……

说罢,自己又坐下来继续报告,步入正题:

深刻的教训

碱厂堡小学在旧社会是地主、富农称王道霸的一统天下。那时有18名学生,没有一名贫下中农子女。解放后虽然好了些,但基本上还是被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所垄断。1963年以前,这个大队的学生在本村只能念到初小,念高小就得到山城子中心校。那时碱厂堡小学的领导权被一个坏分子所把持,中心校的大权实际上也操纵在一个被封为“模范校长”的顽固不化的走资派手里。

旧学校坏人当道,贫下中农子女遭殃。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迫害、打击贫下中农子女的手段也非常卑劣阴险。贫下中农子女来晚了就要罚跪罚站,挨打挨骂,有时候在教室外面一站就是一节课!……

贫下中农的孩子进了学校就跟进了衙门一样。旧学校设关卡,拒贫下中农子女于学校大门之外,面对地、富子女大开方便之门。以一队为例,解放后出了8个初中以上程度的学生,18户贫下中农一个也没有。有些贫下中农子女进了学校,过不了年龄关、分数关、学费关而中途退学。…贫农的女儿李淑琴每天在家干一阵活才能上学,去晚了还要挨罚,分数当然不会高。升学时,一个地主分子教师连考也不让她考,面对一个所谓学习成绩好的富农子女却保送升学。有一年,贫农于景山的孩子就是因为拿不出12元钱的学费,回到家又哭又闹。一个富农分子嘲笑说,鬼哭狼嚎的,倒挺热闹……. 于景山气愤急了,一针见血地指出:“什么分数关,学费关,搞这些鬼名堂,纯粹是不叫咱贫下中农子女念书!” ……

 “打到地、富、反、坏、右!”

突然间会场的贫下中农代表站起来高呼口号,我们还没缓上神来人家又随声附和:

“打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

我们也身不由己地跟着齐声呐喊。当然,报告最终还是在“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口号声中结束。

报告会让人感到紧张、疲劳,但是任务繁重时间紧迫,中午大家还是草草吃碗面条就分头到老乡家拜访。大队里的负责人给我们安排在大队部后排的老乡家,那也是一个老贫农的家庭,男主人叫曹喜双。我们推门一进,恰好赶上一家5口人刚吃晚饭正在收拾碗筷,我无意中瞥了一眼炕桌,也就是高粱米、窝窝头、大葱和黄酱。我们沿着火炕边上“一字”坐下,这时才注意到火炕对面的八仙桌供着硕大的毛主席像。主席像的正上方贴着粉红纸上用毛笔写成“吃水不忘打井人”六个斗大的黑字,主席像左面是竖立的4卷毛选,右面是横卧的红色毛主席语录数本,中间还放着一个白色的托盘。托盘靠着主席像的边缘镶着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红太阳照亮了碱厂堡”

托盘的中央则摆着各式各样的毛主席像章!大家不尽感叹,我们在金坑看到老乡家的摆设跟碱厂堡的老乡家一比,那简直是小菜一碟呀!

 “欢迎老贫农曹喜双同志给我们讲讲革命家史!”大队干部介绍,刘德明带头鼓掌,我们也紧跟其后地鼓起掌来。男主人首先介绍了家庭情况:爷爷、奶奶、17岁的小女儿、9岁的孙子和6岁的孙女。孙子和孙女都是大儿子的子女,只因大儿子因公牺牲,儿媳病逝,两个子女才由爷爷奶奶抚养。老贫农介绍说,他们为表忠心,不仅能坚持做到早请示,晚汇报,而且还能在饭前向毛主席像鞠躬表恩,吃水不忘打井人嘛!

后来为了节约时间,在队长刘德明的建议下还是请男主人的小孙子给我们讲讲家庭和学校的生活。哪知道那男小孩好生了得,往炕上一蹦就站得溜直。大家纷纷躲闪,撤下炕桌。男主人找来两条长凳,我们就坐在八仙桌的两边,火炕的对面观看。大家各就各位,这时只见那小男孩不慌不忙,毕恭毕敬地先向对面的毛主席像三鞠躬,然后右手熟练地从棉袄兜中掏出一本小红书,用手握着往上扬了几下,口中念道:

“祝俺们心中的红太阳,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我们敬爱的林副主席身体永远健康!”

小家伙咳嗽了一下,也许是润润嗓子,然后就非常流利地背诵起来:

“我叫曹仓虎,今年9周岁,家里是三代贫农,现在是山城子公社,碱厂堡大队小学二年级一斑的学生,也是毛主席的红小兵。……

自打我上小学一年级起,就听到坏分子污蔑我们贫下中农管理的学校不读书,不学习,简直就是瞎胡闹。可是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就是管在对毛主席一个“忠”字!就是管在对毛泽东思想的一个“用”字!我们边学文化,边参加生产劳动,从小就在三大革命实践中锻炼成长!我们要立志要做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叫帝国主义、反革命修正主义的和平演变阴谋不能得逞!让毛主席共产党打下的红色江山永不变色,万万年牢!

自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贫下中农从走资派手中重新夺回政权,红太阳照亮了碱厂堡!毛泽东思想也在我们学校里光芒四射,扫尽一切垃圾和污垢!在贫下中农管理下的学校,贫下中农子女扬眉吐气,思想也有了极大的提高!举例来说,去年秋天放学我独自一人走在二队的田间地头,惊喜地发现稻草丛里还有几颗金光闪闪的麦穗,我喜出望外!沿着田埂,我仔细寻找,一下子找到了大半个书包!我欢天喜地往家奔跑,想让爷爷给我磨成白面,那样我不用‘过年’就可以吃上了白面馒头!可是跑了没几步,我突然想到了毛主席的亲切教导,要我们“斗私批修!”,要“狠批‘私’字一闪念!”,麦穗再多,它也是队里的公有财产,是贫下中农的血汗,我不能占为己有。就这样,我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把麦穗交到了大队部,受到队里和学校的表扬。毛主席啊,毛主席!是您的光辉思想照亮了碱厂堡,照亮了我们红小兵的心头!…..

“啪、啪、啪!”大家站起了热烈鼓掌。小家伙一个健步跳下火炕,穿上鞋子,顺手翻开前屋灶台的锅盖,抄起一个贴饼子放在嘴里,边啃边朝外奔跑,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待续)
网友评论-------------------------------------------------------------------
  喜欢(空) WCF945 2009/12/28 07:55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动物世界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