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作者:动物世界

(人气:53115  发表日期:2010年01月09日 23:05:47)

我的一生做过无数次梦,通常醒来便忘个精光。其中印象比较深的还是1966年秋天在红卫兵大串联的年代,我和同学睡在大连通往上海的轮船上,夜里居然梦到我到了英国首都伦敦。可是我在梦里并没有见到泰晤士河,也没有见到伦敦塔和西式教堂,更没有见到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和英国的双层大巴,而是一个荒秃秃的山谷,一群麻雀在欢呼雀跃,起飞、降落好不自在!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很难理解,我梦中的伦敦竟然是麻雀栖息的荒谷!

再如,远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在文革的高压下深感生活渺茫,苦闷。那时我在车间干活,有一天下夜班的时候偶然穿过建筑工人居住的‘小白房’,听到工人正在偷听台湾的广播‘三家村夜话’,我非常好奇,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最后竟然装着系鞋带,坐在人家窗外跟着听。到最后自己干脆也买来半导体,时不时地听一段,解解闷。有一天我居然梦到了自己到了台湾和一个短发的女孩聊天。至于对话的内容在当天醒来时就已经忘了大半,几十年过去更是完全忘记。不过梦中的台湾似乎比那个伦敦强一些,但只有一个大堤,椰子树和一眼望不到边的茫茫的大海。据说人的梦还和自己的年龄有关。例如青春期的男孩就常常梦到异性,青年时期也常常梦到自己在空中飞翔,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到了老年,这种梦早就销声匿迹了。闲话少说,书归正传。话说昨天夜里俺在睡梦中梦到这样一个故事,醒来时居然还记得大部分情景:

我看见一张巨大的彩色图画,是斯大林几乎是趴在地板上仰视一位坐在长沙发上正在打瞌睡的中年男子。我十分好奇,因为斯大林一向是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小时候没上学时就赶上斯大林去世,院里的学生和老师几乎都哭成了泪人,全北京市都志哀鸣笛!特别是上小学春游在中山公园里遇到一帮子苏联人,其中一个苏联老婆子把我抱起,别在我胸前的斯大林像章曾伴随我多年。后来不知怎么我突然进入了画里,绕到斯大林的身后,看看沙发上坐着那个留着分头的男人已经睡着了,可斯大林还是一动不动地半趴在地上,我蹑手蹑脚地溜出了斯大林的办公室。奇怪,楼道里居然没有碰见一个人!梦里的那个办公楼实在是太普通了,我顺着楼梯飞快地往楼下跑,直到跑到大门口也没有遇到阻拦我的人。可是出了大门就遇到一群苏联人在门外吵吵嚷嚷,大多数是苏联老婆子,好像还有人跳舞。我扒开人群往外挤,只见门前停着一辆旧式的有轨电车,但是车的前方和后面的路上都被人用铁栏杆焊死,也就是说电车根本开不出去。我有幸钻出铁栏杆跑到大街上,可是那里虽然比我梦中的‘伦敦’和‘台湾’繁华,但怎么看都像我国南方的小镇。街道狭窄,建筑物参差不齐,一开始还能遇到几个金发碧眼的洋妞,后来干脆遇到的全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我满大街地转悠,实在不解,后来干脆进了一家卖文具的商店。我问那个年轻的中国女老板:“我现在究竟在哪里?”

“你在俄罗斯啊!”女老板不屑一顾地回答。

“什么?!”我惊奇地问:“那你有中国地图吗?”

“没有,我不卖地图,更没有中国地图!”女老板回答。

“那你给我一张白纸,我给你画一张!”

说着,我就在她递过来的白纸上迅速的画好一张中国地图,外带黑龙江以北,黑龙江以东的库页岛、海参威及外蒙古等地。因为当年我教中学时常常有意无意地在黑板上画这张地图,并且告诉孩子们“我们的祖国像桑叶,把在东来叶在西;掐头去尾任人宰,如今像个大公鸡!”所以我早就练就了画这幅地图的本领。

“既然你说我在俄罗斯,你能给我指指如今我所在的位置吗?”我把画好的地图递了过去。那女老板不假思索的用笔在“鸡肚子”一点就指给我看,大约是苏杭的位置。我一看就更加吃惊:“这不是在中国境内嘛,你怎么说是在俄罗斯?”

谁知那女子从我手中夺过铅笔,迅速地在海参威的位置画个圆圈笑道:“俄罗斯早就用海参威换了这块地方,你还不知道?真是白痴!”

“什么?!”我大吃一惊,走出商店沿着大街朝前走去。谁知走着走着就没了路,前面又是汪洋大海,海里还出现深褐色的石山。许多人穿着泳装在海里玩耍,我急忙拦住一个从对面匆匆走来,只穿泳裤的老爷们。

“喂!伙计,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吗?”我着急的问。谁知那老爷们抬起手腕,看看手表,所问非所答地说:“还有40分钟!”然后就头也不回地匆匆离去……

迷迷糊糊,南柯一梦!乱七八糟,谁能解密?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动物世界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