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我所了解的北京(1)  作者:动物世界

(人气:54969  发表日期:2010年03月02日 22:12:19)

看了回龙观网友怒の狂龙啸九天的原著:【北京是什么地方?】很有感触,也写一篇感想凑凑热闹。

俺是上世纪1948年1岁时随家人从东北迁居到北京,那时北京还叫做‘北平’。如今60多年过去,从此俺再没回到过自己的出生的地方,-锦州!

小时候我基本上是在北京的胡同里长大。在我遥远的记忆中,我的第一个家是在北京西城区的皇城根附近的‘大粪院’,那里居住的大多是山东过来的下层移民,多以掏大粪为生。清晨他们肩扛着木桶,手持长把的掏粪勺子,打着赤脚沿着胡同转悠,把掏来的大粪桶背回来,再倒进木质的粪车里。车子装满后再推到到指定地点。可想而知,这种工作又脏又累,尤其到了夏天,更是臭气熏天。

听老人讲,在共产党围城的时候院里也驻扎着国民党兵,大多是南方蛮子。如果赶上过春节,他们也跑到老百姓家和主人一起学包饺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热热闹闹,但有的小兵抱着我这么大的孩子偷偷落泪,八成是想念家乡的老婆孩子。傅作义起义后欢迎解放军进城,等到解放军欢迎傅作义的部队接受整编时,八路军的干部通知百姓不要敲锣打鼓,否则他的士兵上去就踢你一脚,说你是寒碜他们。也有宁死不降的,没来的及逃跑就换成便装。在大粪院里老乡的掩护下打着赤脚,脑袋上围个毛巾,也装扮成‘掏大粪的’。那次八路军来搜查时大家都替他捏把汗。因为太明显了,他的腿脚一看就比别人白,不像干粗活的。不过那次院里的乡亲七嘴八舌帮他胡编乱造,总算让他逃过一劫,不过在后来的镇压反革命时恐怕难逃法网。

后来我家经济条件渐渐好转,已经搬到条件较好的西城区丰盛胡同,十八半截,北骆驼湾甲一号,我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记得50年代初的一天,北京市政府突然下达‘打狗’的通知,限期自行处理,否则到期由官家派人打死。那时我院里胡大妈养了条大黄狗,好像是难舍难分,几次托人给它弄到远郊,它居然凭借嗅觉找了回来。最后胡家下了本钱,用麻袋把狗装好,顾了吉普车送出北京。后来百姓才缓过神来,闹了半天这条命令是为了镇压反革命所做的先期准备。

‘镇反’时俺还小,不过后来也听大人和当事人说过,那是全国统一时间。被抓的人有喊“蒋介石万岁!”的,还有喊“毛主席万岁!”的。也有从卡车上看到自己老娘赶到现场,就突然挣扎着跳下车来给他老妈磕头、呼喊:“娘啊!儿不孝啊,不能为您养老送终啊,您老可要多多保重啊……”

我们院里林婶的丈夫就被枪毙了。林婶有5个子女,老大叫林大力,后来是清华大学毕业。老二叫林溢洋(女),是那个医学院毕业。老三小名叫三力,比我大。到他考大学时就讲究‘家庭出身’,他没上成大学。老四和我同岁,叫林爱玲(女)。小时候我们常常一起上厕所,“蹲茅坑”。90年代中期我还回去过见到林婶,知道林爱玲终身没嫁人。最小的儿子小名叫“小弟”,大名早忘了,是他爸爸死后出生的,只知道后来去了北大荒插队,其他情况都不清楚了。林婶本是个家庭妇女,她丈夫死后全靠她当小学教师的妹妹和工作后大儿子抚养,我们外面的大人、小孩都叫林婶妹妹为“张老师”,打我记事起,张老师就住在林婶家,孩子们几乎把他们的姨妈当成了‘爸爸’。为了养活姐姐的孩子,张老师也是终身未嫁人。

小时候的生活尽管物质贫乏,但感觉是快乐的。那时的政治运动也很可怕,但似乎都和小孩无关。那时的北京城墙完好,<皇宫四门>、<皇城四门(或七)>、<内城九门>一目了然。不过走到新街口就开始感觉人流减少,走到豁口干脆就是城外了!那时的北京城里到处是有轨电车,天桥更是百姓休闲看热闹的地方!

早期的北京胡同里常有流动‘耍猴的’、‘变戏法的’、‘表演小白鼠的’。每当他们‘光临’,小孩们欢天喜地。

记得我刚识字的时候就常去和同学步行到新街口小人书店。那时的小人书店老板把彩色画的书皮都撕下来贴在橱窗上当广告,然后小孩看到书名,喜欢哪本就找店主借来看,不准带出,只能坐在店里看,2分钱一本。小孩们整整齐齐坐在木凳上,聚精会神地看着,鸦雀无声。好多童话故事,例如“张雨煮海”、“黄狗大狸猫的故事”都是在那里获得的!每当妈妈给我的几毛钱,我都情不自禁地走到那里的‘小人书店’,看小人书几乎也是我极大的享受!即使上了小学,我们也被当成“祖国的花朵”备受关照。总之,儿时的生活尽管清苦,但回想起来确是光辉灿烂,有诗为证:

我的童年在胡同里长大,

我们最大的欢乐,也是在胡同里追逐,玩耍。



清晨,院里的雄鸡争鸣啼叫,

家家门外,炉烟泛起,忙坏了各家的大婶,大妈。



早饭过后,孩子上学,男人外出,

为了生计,各自奔忙;

妇女留家,洗衣做饭,纳着鞋底,

孩儿撒娇,偎依在妈妈身旁。



小孩放学,书包一扔,嘴啃窝头, 

丢沙包、绷弹球、永玩不够,

堆沙土,丢鞋子,回家挨打。



鼓声咚咚,锣声响起,

胡同里来了艺人,要把猴耍。

乐得小孩欢蹦乱跳,

要与猴共舞,试他一把。



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过年,

吃水饺,放鞭炮,耍“大刀”!

“耗子屎”、“窜天猴”,

还有那光芒四射的“老头”花!



我的童年在胡同里长大,

我们最大的欢乐,也是在胡同里追逐,玩耍!
网友评论-------------------------------------------------------------------
  季居士 2010/03/23 11:08
  虽然不是那个时代生人,但是能感觉到那时的快乐与无奈(空) 子颜 2010/03/03 11:35
  没有南方蛮子不屈不饶的抗日,估计你们啊北仔早就是亡国灭种了。(空) hjh0716 2010/03/03 01:46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动物世界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