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我的同龄人(12)-死而复活  作者:动物世界

(人气:56026  发表日期:2005年11月20日 21:05:39)

我的一生多灾多难。1969年1月,我厂为了响应毛主席关于“拉炼”的号召,让我们年轻人步行到辽宁省本溪县山城子公社碱厂堡大队参观学习。冒零下20多度的严寒,往返120多公里。回到本溪市后,我就发高烧不退。被同事背到医院抢救时我已经休克,几乎命丧黄泉。当我活过来之后,才知道自己得的是“大叶性肺炎”。正当我住院治疗,身体一天天康复,有一天傍晚,突然有一位少女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大概像我一样,被三、四个人背着、抱着、扛着冲进了医院。护送他的人还有一位解放军战士,气喘吁吁地和医生交涉,指手画脚。刹那间,冲出几个护士,不容分说就把少女平放在推车上,推进了抢救室。

抢救室的大门紧闭,送她来医院的人被请到隔壁房间接受询问。一会大门忽开忽关,医生、护士出出进进,忙个不停。我好奇地站在门外观望,虽然是“一头雾水”,但不久我就明白个大概。好像那少女血压已降为“零”,脉搏微弱,生命垂危。不过本溪市公安局长插手此事,关系重大,医生不敢怠慢。

我关心少女的死活,大概是同命相连。过了几天,我知道少女奇迹般地复活,还着实地激动起来。少女开始吃东西了,身体一天天地好转。就在我快出院的时候,我才知道少女叫杨容惠,是我车间的技术员杨容波的胞妹!见到杨容波,我才渐渐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杨容波,辽宁省阜新市人。65年考上沈阳市东北工学院,68年分配到西宁钢厂,先留在本溪钢厂代培。杨容惠1950年出生,1966年阜新市2中初中毕业,1968年下乡分到辽宁省铁岭,莲花公社,莲花大队插队务农。她虽然比我小三岁,也算是同龄人吧!

杨家兄妹从小丧母,继母又生了一弟,两妹,自然对其二人关爱甚少,刻薄有余。父亲在阜新矿务局工作,好歹把大儿子供到大学。杨容惠插队后基本靠哥哥资助,不愿回家看继母的白眼。

话说1969年1月25日星期六,疲惫不堪的杨容惠于中午12点多种下了火车,来到了本溪车站外的一家餐馆,神情恍惚地坐在一个角落。她只要了两碗豆浆,两个烧饼,一盘小菜,漫不经心地吃了几口,眼望玻璃门外来往的车辆。突然间她从自己的背兜中掏出一张事先写了半截的信,又拿出一支笔,边写边看,有时又停下来若有所思,两眼呆望着窗外……

只见那张已经揉皱的信纸上面写着:

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哥,你好!

虽然离春节还有半个多月,我们队里的知情都归心似箭,回家过年,全走走光了!条件再艰苦我也能忍受,因为我们就是要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可是我忍受不了孤独和寂寞……

哥,我好想你,想我们的亲妈。每当我看到知青回来时,家里给带来那么多的酱菜、肉酱、我好馋啊! 可我一回家,就遭她(指继母)的白眼,尤其是她知道那件事之后(指杨容惠曾被当地公社党委书记之子欺负过)还老在爸爸面前告我的黑状,我真不想再回那个家了!……

哥,我本想过年找你,可不愿意总麻烦你,……你还是多保重吧!

……

                                           小惠

                                                  1969年1月25日

她看着、写着,胡乱地吃了几口,又呆若木鸡。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她突然从背包中拿出一小瓶药水,就着豆浆喝下。然后撕下一张纸,写了几个字,用碗扣下。收拾起东西,杨长而去。

穿过站前的广场,正赶上一方队小学生,手持“红宝书”,整齐地跳着“忠”字舞,并齐声高唱:

“毛主席啊,毛主席!我们无限忠于您!……”



尽管天气寒冷,但是阳光灿烂。透过煤铁之城灰蒙蒙的上空,洒下一片白炽的光点。偶尔也能看到一小块蔚蓝的天空,漂浮着几朵洁白的云彩,仿佛在窥视着人间。

小惠深深地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漫无目的地朝前走去。这时她见到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地在雪地中跳跃,似乎让她感到生命的可贵。突然一个念头在她脑海中闪过:

“对,还是爬花园山吧,那里登高远望,能看到哥哥所在的钢厂,能看到采屯的煤矿,冒出滚滚的熊烟!”

 想着,她加快了步伐,似乎感到时间的紧迫。任凭那寒风吹打着她的面颊,灌木丛中的枝叶抽打着她大的双臂,脚踏着厚厚的积雪,努力攀爬。一步,一步……就当她爬上山顶,还没来的及欣赏大自然的美景,就一头栽倒在路旁的石椅上昏死过去。接下来就是本文开头的一幕。



杨容惠事件为什么会惊动本溪市公安局呢?



原来小惠在餐馆吃饭时停停、写写。当她眼望窗外时正赶上沈阳军区的某炮兵营外出操练。解放牌卡车拉着野战炮浩浩荡荡从门前经过。她的一举一动,引起了在场吃饭的两位解放军战士的高度警觉。当杨容惠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用碗扣下出门后,一位小战士立刻把碗翻开,只见纸上写着:

“此碗不能用!”

小战士立刻叫来另一个战士,紧张地说:“你赶紧去公安局报告,我去跟踪她。她很可能是苏修特务!她在侦查、记录我们部队的装备、数量及番号!”

说着两人分兵两路,小战士一直尾随在杨容惠的后面。当他发现小惠爬上花园山时,就对自己的判断更加确定无疑。他认为,小惠一定是和敌人接头,传递情报。当小惠一头栽倒后,他大声呼救,正赶上下班从此经过的两个铁路工人年轻力壮,三人轮流背、抱,马不停蹄,连走带跑地飞奔下山,直奔医院!

医院接到公安局长的电话更不敢怠慢,据说使用了当时从西德进口的最好的“万能解毒片”,而一片高达40元,相当于普通工人的全月工资!

当然,小惠复活,医生也实事求是。抢救她的医生说,小惠虽然喝了浓度较高的毒药,但她同时又喝了大量的豆浆,这就大大缓解了药的毒性。再加上抢救及时,方法对路,杨容惠得以复生。

在杨容惠苏醒后并不配合公安及医生的询问,不过从她身上搜出的信最终暴露了她的身份。医院打来电话,兄妹团聚。杨容波与公安、医院进行交涉,不过在医院要为杨容惠作最后一项出院前的常规检查,即妇科检查时,遭到杨容波的断然拒绝。



天地回转,转眼就过去36年!我虽然不知他们兄妹的下落,可是我却知道,正是在那个“阶级斗争”的年代,小惠才得以死后生还!



杨容波、杨容惠!

你们如今在哪里?你们生活的好吗?
网友评论-------------------------------------------------------------------
  老兄写得真好啊!啥时出个全集就好了:)(空) xp210 2006/11/14 11:34
  我的同龄人是一群经济动物,而且还地位尴尬,可以说是前不搭村后不搭店的那群,我们是六十年代中期生的。(空) kunma 2005/11/25 12:35
  说明 动物世界 2005/11/23 20:47
  小说还是纪实,涉及个人隐私,你用的化名么?(空) 初中二年级 2005/11/23 20:07
  很受感动!(空) 马林 2005/11/23 09:09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动物世界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