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基地>作品展示
“我看国企改革”-与茶语飘香同学商讨  作者:动物世界

(人气:38898  发表日期:2009年07月26日 10:11:14)

茶语飘香同学是文沙里的新秀,连续发表文章,其才华已初露端倪。老朽只以自己比较熟悉的方面与其聊天,供大家参考。

首先,当我知道茶语飘香同学是“出生在一所国有企业职工家庭的厂子弟”就感到贴心,尤其是他父母所在的单位好像是一家大型炼钢厂,就倍感亲切。因为我在国营大型钢厂里工作了足足11年!所不同是,我不是国有企业职工家庭的厂子弟,而是地地道道的产业工人!

我首先承认,茶语飘香同学对以往国有企业诗情画意般的描写是真实的,因为我自己也曾参与月末加班加点地赶任务而不计任何报酬的活动。那时为了赶任务,支援亚非拉的革命,工人一连工作10几个小时不休息,就连车间主任也亲自“督战”。要说唯一的报酬也是他的子女在晚上受妈妈的委托,给他老爸送来两盒“牡丹香烟”。工人也跟着“借光”抽起来,这也许是我们当时的最大的享受!

茶语飘香同学留恋地描写道:

“我清楚地记得,每天早晨7点开始,厂里的广播声就环绕在生活区的每一个角落,除了厂新闻外,播出的都是《咱们工人有力量》、《团结就是力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样的歌曲,一直要播到8点才结束。从小,我就以能对这些歌儿倒背如流为荣,更确切地说,我是以能当一个工人为荣…”

的确是这样,只是小茶同学忘记了,那时所有的广播前面都要加上“***毛泽东思想广播站,现在开始广播…”

小茶同学说:“今天有人说,国有企业的工人都懒。可我幼年在长起厂看到的却是许许多多工人用青春和汗水像我同学父母那样为厂无私奉献。有的工人因一天提了8桶钢水而劳累致死,有的工人的手指被机器打断,这些真实的故事太多了。可以说,工人们为了工厂,是认真负责到了“献了青春又献子孙”的地步。这种工作热情,这种工作态度,坦白说,今天已经很难在任何企业中找到了。……”

我不敢说小茶同学说的是假话,但他讲的确实是只讲了事情的某一方面,而且是表面现象。因为我在工人堆里混了10来年,他们的真实情况我十分了解,而且我所创作的“我的同龄人”系列,大多都取材于那个时代。那么工人们为什么会在20年不涨工资的状况下,甘心情愿地“为社会主义大厦添砖加瓦”呢?

首先是***的大力宣传以及严厉统治的结果。***先给人民规划出一个“共产主义”的美好蓝图,让人民认为“资本主义必将灭亡”是天经地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大多数劳动人民及中小学生都相信,中国的社会主义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社会制度,除中国外,全世界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尽管生活艰苦,但为了解放全人类,(直至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美好蓝图,工人们甘心情愿地为那个大厦添砖加瓦!如今回想起来,这一宣传就像今天各种“传销”一样。首先传销者给信徒们“洗脑”,找出各种花言巧语让信徒相信,只要按照他们所指的道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不久的将来自己就能成为“百万富翁”。其结果是大量的金钱流入传销者的口袋,信徒们几乎各个血本无归,而且还在每次活动中见到自己上司都会情不自禁地狂呼:“***我爱你!”。

对于“离经叛道”者,大多“传销组织”都不会心慈手软,不过他们比起30年前的中国社会,那只是小巫见大巫了。6、70岁以上的老人都会知道,那时的中国社会“政治比老虎”都可怕!***一方面鼓励工人大干社会主义,一方面对那些在政治上怀疑“社会主义制度”的人严惩不贷!即使你没有什么言论和行动,只要有人揭发你偷听到“美国之音、英国BBC,日本的NHK”或苏联的“莫斯科广播电台”,(尤其是听到台湾国民党的广播,更是罪大恶极!)只“偷听敌台”一条罪过就判你“20年监禁”不足为奇!

所以那时的人民群众没有人公开谈论政治问题,坚定不移地相信党中央。偶发议论,也是“谈虎色变”。可不要小看了“洗脑”的功效,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老干部,临死前还一个劲地为自己申辩:“我热爱党,热爱伟大领袖毛主席,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殊不知正是这种制度要了他的命,这种申辩有何意义?再拿今天中东地区的“人体炸弹”,无一不是“洗脑”的结果。

其次,工人的愚昧是普遍现象。例如,如果有谁的计划落空了,工人就嘲笑对方说:“你又是一个马歇尔计划!”

现在我们都知道,马歇尔计划是战后美国援助欧洲、日本及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援助计划。她在西欧、日本都取得了惊人的效果,只是在援助发展中国家都失败了。因为发展中国家民主制度不健全,所接受的资金,要么被各级政府官僚所贪污,要么就被用来打内战。

再如,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工人们热情高涨地议论:

“‘一颗葱’带着大老婆来华了!”

我跟他们解释:“第一夫人不是指‘大老婆’…”

工人们把眼睛一瞪说:“那哪能啊?帝国主义的头子,至少也得有10个8个老婆呀!”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

再次,工人们大干社会主义是觉悟高吗?显然不是。实际上炼钢工人非常的辛苦,一年四季三班倒,只有遇到车间检修时工人才能喘口气。那时工人们可以说各个喜笑颜开,穿上干净的工作服在车间里溜达,见面后很远就彼此打招呼,相互祝贺:“享受了,享受啦!”如同过节一样。

最后工人们整天忙忙碌碌,效率低下,常常作无用功。此外那时国有企业的中下层干部家属很多来自农村,为了能吃到“铁饭碗”,硬挤出一些岗位给他们的家属。招工时不是按岗位需求,而是看谁的“后门”硬。我亲自经历一件事,就是工段长大骂一个残疾小青年:

“就你这小吊样,旧社会要饭,人家给你贷面你都抗不动,你还能干啥?”那残疾小青年是车间党委书记的儿子,硬在招工时招进来的。

那个时代每个单位如同一个社会,有食堂、医院、学校、保卫科,在文革中还有劳教队,私自关押所谓“犯法”职工。此外国有企业还有一个弊端:例如毛主席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提出“精兵简政”,结果解放后国有企业的干部越减越多,风声紧了就巧立名目。相反,凡是毛泽东整人的圣旨,各级党委执行的雷厉风行。让你抓一个右派,单位恨不得抓10个以表“忠心”。一方面头头自己有提升的机会,另一方面也能威慑群众,不老实就给你戴帽!说白了,凡是有利于国家、人民而对自己不利的政策、指示,各级党委都阳奉阴违,凡是对自己有利的政策,各级官僚执行的雷厉风行,不然文革中哪有数以亿计的人挨整或受牵连?

国有企业必须改革,必要时学撒切尔夫人,把国企卖给私人,国家不再负担大锅饭。

想当年毛泽东声嘶力竭地号召:“要拿下1080万吨钢!”,结果带来大饥荒;如今我国钢铁企业不景气,吃不饱,工人们也纷纷下岗,可去年我国钢产量已高达5.2亿吨,比美、日、俄等几国的总还多!过去毛把农民都圈在生产队里干活,人人还吃不饱,每人每月只6斤细粮,害得我常常下饭馆“解馋”;如今农民纷纷跑到城里打工,生产的大米挨家挨户送到楼上还卖不出去,这说明两种体制两种结果!

总之,国企改革势在必行!
网友评论-------------------------------------------------------------------
  安达市 猴子猴子来了 2009/08/06 09:52
  打算 猴子猴子来了 2009/08/06 09:46
  江苏省宿迁市小人物后来他——杜永伦 sqfn 2009/07/26 13:24
  民工酸甜苦辣麻咸的几十年风雨人生 sqfn 2009/07/26 11:07
  小人物 sqfn 2009/07/26 11:06
  愚叟和女孩 sqfn 2009/07/26 11:04
  流泪的枣树-----枣树曲 sqfn 2009/07/26 11:03
  秋月夜 sqfn 2009/07/26 11:02
  赠杜永伦同志 sqfn 2009/07/26 11:00
  难寻知音 sqfn 2009/07/26 10:59
  难寻知音 sqfn 2009/07/26 10:56
  丑夫妻故事一则 sqfn 2009/07/26 10:55
  给中国万岁的回复 sqfn 2009/07/26 10:54
  致天缘女士 sqfn 2009/07/26 10:53
  关于孟建柱部长上任的评论 sqfn 2009/07/26 10:52
  无言 杜永伦作 sqfn 2009/07/26 10:46
  爱,默默地祝福 sqfn 2009/07/26 10:45
  再问温家宝总理 sqfn 2009/07/26 10:44
  贪官该万岁? sqfn 2009/07/26 10:41
  父亲的内疚 sqfn 2009/07/26 10:40
  案子进展汇报 sqfn 2009/07/26 10:40
  胡锦涛总书记难以看到的信 sqfn 2009/07/26 10:39
  给珍珠眼泪回信 sqfn 2009/07/26 10:37
  骇人听闻的案件 sqfn 2009/07/26 10:35
  出售民事判决书 sqfn 2009/07/26 10:34
  谁钻了法律的空子在坑害无辜百姓? sqfn 2009/07/26 10:32
  谁剥夺了他的经营经济和政治活动的权利? sqfn 2009/07/26 10:30
  如此办案令人发指! sqfn 2009/07/26 10:28
  如此拆迁? sqfn 2009/07/26 10:25
  正义的呼唤 sqfn 2009/07/26 10:24
  是谁陷害了合理房价捍卫者? sqfn 2009/07/26 10:23
  感动我的人 sqfn 2009/07/26 10:21
  请您评论 sqfn 2009/07/26 10:20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声明:该作品版权归 动物世界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该作品如果涉嫌抄袭等所引起的法律纠纷由作者负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Copyright© 2000-2023